2015年5月21日星期四

Last

离开的日子 一天一天地逼近 我甚是兴奋
可是原来身边很多人 都很舍不得我 这是我预料之外的
尤其是猫猫 她那种根本不想我去的行为 简直让我不舍
还有汶彬 他说今天本想独占我 却失败了
这句话说得很暧昧 也可能只是一时冲动 没有仔细思考

好了先说猫猫吧 跟她同座两年了 没有分开过 但是却整整同班了五年 这是缘分
这两年来 我们睡过 唱过 笑过 哭过 熬过 扶持过 冷战过
在班上 我们俩真的睡了很多节 尤其是国文节哈哈
对了今天 我们在银行外巧遇国文老师 还有他的娇妻 一番寒暄之后拖着老婆离开了 甜蜜夫妻啊
猫猫说 现在她在班上都一个人唱歌了 看吧发现我的重要性没有啊
现在没人陪你睡 陪你唱歌了吧
笑 常有 她常常癫狂地笑哈哈 我只能陪她傻笑啦嘿嘿
哭 记得那一次 我带头对她哭一次 她就泪奔了哈哈 乖乖
前年我们先后生病 一起熬着 一起同甘共苦
后来没人再理我们的时候 在道德节 我们互相扶持的来回 中间有昏厥有跌倒有失望 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 但是你我 都懂
之后有一次 我们无原由地冷战 其实我心里真的没少寒心 但是终究和好 缘分未尽
就昨天权权跟她说我要去念书的时候 放学了就一直叫我留久一点 我知道这小妮子开始不舍得我了哈哈
猫猫 在中六要乖乖的 早上记得吃早餐 还有梳头 我已经不能帮你梳了噢
空暇的时候 就短信我 还是老套地寄信给我 我全收嘻嘻

到汶彬了 他是我最预想不到的身边人
记得我约他吃饭是在20号 他说他没空 要求改天
可是我已经时间不多了哈哈哈 启程的日子要到了嘛
他就生气了 还有难过 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他
还有在微信的那句“男儿有泪不轻弹” 不知是否跟我有关 希望不是
约了他今天午餐 他竟然连会都没去 陪我忙活地跑来跑去
然后要离开的时候 坚持要陪我出街办事 后来他却退缩了 跑去中正开会
回家后才坦白说 我身边太多人 希望跟我独处的时间尽无
感觉这样的他怪怪的 原来当初把哥哥当成弟弟的原因 在此
但是 还是感谢他 这么舍不得我哈哈哈 还有把我当亲人一样的关心

两位 敬请期待 我为你们准备的礼物呗~
么么哒~

旧生活 最后一封

2015年5月16日星期六

DreamYouForLife

一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 在家里百无聊赖 颓废煲剧
载老姐回来后 就再也没有怎么出门了
感觉这个星期我的世界满满地黯淡起来 眼前都是一个剧终 又一个剧起 的画面
59集的宫廷剧 花了仅仅4天看完 眼花缭乱啊
现在又在两个剧 同一时期 交替地收看
除了躺着看剧 睡觉 吃饭 感觉就没事干了 连书都少看了
不久后就要去金宝了 既兴奋又期待 可能以后就不能像现在这样疯狂追求剧起剧终了吧
现在的日子 稀之可贵

说到金宝 老舅说想一起去喔 不知道他要干嘛 是不是要给我零用钱啊 我知道你大方
有他在 这两天肯定格外好餐 名副其实的金吃货
本来说老姐想改29号才去的 结果老舅不能 还是照原计划进行
没关系啦 我可以到处了解四周情况 28号还可以去怡宝一回 不知计划可否顺利
之前订的货 已经全数到齐了 房间里瞬间堆满了 书包 白鞋 水壶 保养品 等等等等
看着它们真的觉得 我的大学生活快开始了 已经充满期待了
至于钱包里 因不多外出 而开始有收入起来的
来源都是来自老师们亲戚们的红包 感谢感谢
大多数是蓝色纸钞的 连合作社 与我非亲非故的安娣 也给予我三张红钞 真的感谢
记得李老师的红包后面 还写上Best of luck这三个字
谢谢你们 让我感觉在这学校里 还有一处 是我不可遗忘的地方
让我感觉 当别人在质问我飞得高不高的时候 还有你们会关心我 飞得累不累
谢谢 等我回来 一定去看望你们 看你们是不是肥了又瘦了 高了又矮了嘻嘻

老姐回来 当然也没少跟我嘀咕跟姐夫的事儿
看着 她是真的很爱他 也许我也比不上了吧
算了吧 预料中事 为此到金宝后我也不想跟他们同伙咯 我有我的新人生 虽然没有权权也好
自从老姐上大学后 我过着没有姐姐的生活 也学会独立了
也许以前我总是依赖她 但是现在只是尊重她
在做任何决定之前我都会征询她的意见 衡量事情 同时也是让她知道我做的事 让她安心
如果人家硬说我不够独立的话 我只能说我没有依赖任何人
感觉上了中六 权权就忙了起来 我也不多抱怨 毕竟以后的我就是这个样子的
异地恋 可能真的是考验感情的硬伤 我们也许无法幸免
无恙 一切随缘 缘起便聚 缘落则散
爱情这种东西 说看透也不是 只是看淡吧
恋爱久了 或许没有了初恋的美好 过程的甜蜜 只有未来的细水流长




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守卫

老哥的生日过了 能驾车出去聚会的机会应该也少了吧
如今老妈总怕我再被愚弄 占便宜 这我明白 愚弄与否也许亦在是否在乎
对啦 老哥生日那天 我们仨吃货 真的花了很多费用 吃了好多 尤其是狗狗
可是 还好老爸给了钱 自个儿的钱半分未少 这是好事儿
老哥难得决定要去金宝 也许我还真的觉得这个决定的几率真的很微小
毕竟老哥已是那个可以出去闯去见识的人了 吉隆坡的大学也许对他是最好的选择
哪里也好 跟着自己的心走便是 为妹必支持
现实的世界走过了十几年 成绩学业 成功与失败 也许败了的人才不再在乎
或许上了大学的你们为了成绩而奋斗 而我为了生活而努力

狗狗烫直了头发 花了百多块 换作是我  一不为之花费 二不破坏发质
我是觉得甚好 除了头发薄了些 卷长发的话会不那么好看 厚则佳也
老姐诸多挑剔 说不那么惊艳 原谅她的直肠直肚 她的品味是我凡人未及的
有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发型已适合 不用再改 也不用多加劳神保养
这是恩赐 别无所求 只愿快点长 那么发型就改了 也应了所有人的愿了

那天的短片 真的让我想起外公了 真的让我哭了许久 真的许久
也许我就像他一样 想用无数的电池塞进他的口袋里 让他复活
从小与我们俩最为亲近的两老 如今走了一个 叫我们如何不伤心难过
还记得小时候外公总喜欢带我和老姐去吃肯德基 然后捡鸡骨头回去喂狗
他总是以为我和老姐喜欢吃炸鸡 其实我们不过就是喜欢这么吃着这么陪着
想起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竟是 他走后 他抽屉里钱包的钱让我自己取
那时候我该知晓 其实他要走了 而我浑然不知 仍埋头书堆
我恨 我重成绩 不去看他 是我的错 成了我一辈子的罪 一生难清

权权去中六了 开始了新的读书生涯 反而却让我在家里越是发闷
原以为周末他能陪我短信聊天 原来也不过比平时多了那么几封
也许到了临走的那一天 我才变得最重要 日前无关紧要的成了唯一那天的主角
罢了 生气过后不就是胸口一闷 心门一痛 日后或许我也会变成如今他的这般模样
老姐快回来了 希望我去载她 可不知老爸是否允许
她一回来 就能陪我解闷了 拍拍照 走走街 什么的
可能那时候你也不再那么重要了吧 到时我们谁都没对不起谁
也许我让你心如刀割 等一个结果 爱的太执着
人间的风光都看过 才领悟曾错过的 是最动人的景色。

你守卫在我心底 直到天意要将我们分离




20170513

相隔一年 也许我想写一些这一年的点滴经历 生活过得依旧平凡 平淡 是我向往的生活节奏 虽然只是四面墙 和持续不断播放音乐的电脑 今天我考完了学士第一年最后一个学期的总考试 考题依旧出得刁钻 很靠记忆力 可是我认为除了记忆力外也很重要的是手速 我应该是最后一秒放下的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