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星期三

Dream Christmas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梦想着自己身在国外 享受着屋外白雪纷飞 
屋里炉火暖身的气氛 加上屋里会有棵圣诞树 被装饰地五彩缤纷
虽然屋内很温暖 我都会有想出去感受一下我最喜欢的冬天带来的冷意 白雪飘落在手上的感觉
最好姐姐姐夫有在 哥 狗也在 可能大嫂妹夫陪伴身侧 当然权也在咯
圣诞树下放置我们的礼物 可能到时我已别无所求了 
来到想去的国家 在那儿过一次冬天 然后圆了环游世界的梦
既然来到了圣诞节 这一年就将抵达尾声 这一年是我过得最丰富的一年 甜酸苦淡 历历在目
酸能用在我和白痴分手后的这半年来 要淡忘这段感情必须经过一段挣扎 心里的难受也在半年前淡去了
淡 在冷战的那时期慢慢的不在意无动于衷 慢慢的真的淡了 但是只要两人肯再为感情调味 淡了依然能复原
苦 想起来真的蛮苦的 无端端地生病 无端端地动弹不得 也许是因为伤害了他 也许真的是因果报应 后遗症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所谓的苦后甜 当然也算是患难见真情吧 跟你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在我意料之外 也没想过有一天你会属于我 你将会是我理想的另一半
而有的人这一年来一直陪伴着 不离不弃 是我最可靠的拐杖
还有些人一直在身侧 一起笑 一起闹 一起哭 还一起病了哈哈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缘分 把我们全绑在了一起
既然今天是圣诞节 我想许愿 希望你能听到哦圣诞老人
希望明年可以好过一点 我不求自己成绩优秀 只求自己尽力而为
希望老姐快快给姐夫成了吧 免得我耳朵受罪 真的有夫妻相啦真是的
希望狗的桃花运快点过 迎来一个对的人
希望老哥会遇到大嫂 我要做伴娘哈哈 似乎太远了嘻嘻
希望明年嘉嘉继续跟我一起闹下去哈哈
希望跟权久一点 至少也要久过白痴吧 虽然我是有这个信心可以一直下去
明年最后一年 毕业后就可以奔向我憧憬的心理学 虽然跟权又隔地远远的
听老姐说心理学有超多帅哥的哈哈 蛮期待的说 幻想一下有哪个帅哥会倒在我石榴裙下呢哈哈开玩笑的啦
到了大学 可能会被人追求 可能会遇到让自己心动的人 但是即使被追求 心动了 也不及自己最初爱的那个人
大学生活啊 让我期待 又那么胆怯 期待大学带给我的希望和梦想 又胆怯与你分隔着距离
2013 几天后就要跟你说再见了 虽然什么都还没准备好 但是2014始终会来临 我奋斗一年。

梦到过明年三人行成了四人行 一样是我渴望的中学生活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赌注

三个月了 时间比我预期的还要快 而这事被知道也比我预料的快了
就像去年跟白痴一样 那种不安的感觉又回来了
当时跟白痴分手 是因为这感觉的束缚 
我原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地置身事外 结果我还是后悔了 对他内疚 也对自己内疚
感情不是一场游戏 我不能说结束就结束 对白痴他现在这样多数也因我而起的
感情是很容易毁了一个人 所以现在的我不想再毁了另外一个人
现在的这种感觉我真的觉得很不安 很累 
可能是要对父母小心提防 可能对这段感情产生了某种压力 
也许那时一个人真的很无助 才选择分手 
但是现在我希望我能依赖一下我的拐杖
也许他跟他一样 不会明白此刻我的心情是如何的
从小到大我都希望自己是不会让父母失望的那个 
也许这种不安是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我让他们失望了
我比以前更会珍惜 珍惜眼前的人 
我不会轻易说分手 也不会轻易放弃 但是也许现在的我真的需要一点时间 还有空间 还有一些支撑

也许你说得对 这事发生我的确有了心理准备 在我们没开始前就有了 
可是因为有过这种感觉 我越是觉得恐惧 
我害怕选择 害怕父母对我的否定 更害怕离开
觉得你不会了解我的感受 跟他一样 一切还是需要我勇敢面对
但是我知道无论怎么样 我依然有你 我不会放弃的好吗
现在我在赌 我自己的毅力 母亲是否接受 我们是否就此分开 还有很多很多
一切的一切都依然还是一个未知数 可是我想赢 会赢的好吗

我真的想跟我的拐杖说谢谢的 虽然她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谢屁 但是还是谢谢
也许我姐会帮我 但是她是不会因为对她来说是外人的人而帮我的 反而劝我 希望我能照着我妈的话被牵着一直走
狗啊谢谢啊 我笑你在 我哭你在 无时无刻你都在 真的谢谢。

我知道这世界上会有一个人让我义无反顾。

2013年12月11日星期三

Present

没想过你还会来找我聊天 刚开始的时候对你我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但是聊久了发现我们俩依然可以像朋友般谈天
你告诉我 关于她的事情 距离会成为障碍吗 我问你 也问了以后的我
你说不会 而我不知道 或许你现在面对的 就如同以后的我要面对的一样
你说你不敢去爱 因为害怕伤害 
我承认 这伤害是我给你的 但是她不是我 
虽然我不能保证她不会像我一样伤害你 但是你不能执意认为她会伤害你
当你说保持你们现在暧昧的关系时 其实我在想 你变本加厉了吗
以前我总觉得你有点花心 现在的你明显的是了 是我害的吗 也许吧

过后你提到了权 问了两次他对我好吗 其实他对我很好 也许比你对我更好
你问我们是几时开始的 我说922 你却说我记得好清楚 但是当你问我 我们呢 我却答不出
5月17日 对我来说好陌生的日期 分手日期 10月24日 晚上的八点十分 也很陌生
对不起我对我们的事原来这么不上心 而你却记得这么清楚 是太刻骨铭心太痛才记得的吗
可是我会开始对我和权的事上心 所以谢谢你教会我
说到我的生日会 你有点愤怒地说 我不是说过生日不必庆祝的吗 他们只会帮我姐姐庆祝 生日只是一个日期 没必要去记得 还有我讨厌生日
可能我真的有说过 因为在这个家我算是没什么地位的吧 生日对我来说其实真的很陌生 
可是有了哥 有了狗 有了ohana 有了他 也许我依然可以期待生日
我能说 可能你还不了解那时的我 有时会说气话的我 有时口是心非的我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 没有理由回去的 更何况我相信你跟我一样希望往前走
我知道你依然关心我 朋友的关心我很清楚这界限 那你就放心好了 他会对我很好很好的
那你的她呢 虽然遥远 可是只要彼此相爱 距离就不是问题了 
我依然是中立的 你喜欢就去追咯 随心所欲呗
祝你幸福哦 :)
我的幸福就是可以想起跟你一起发生过的点滴 想起跟哥和狗一起的时光 想起那个整天跟我打打闹闹的猫 想起我和他经历的一切 身旁还有他陪伴着 让我依靠着。

2013年12月5日星期四

Letters

白痴 之前跟你在一起应该有六个月吧
跟你一起有快乐过 可更多的是寂寞
你总是很忙 我也是 聊天也只是在面书上或是电话上
生日时都不敢在对方的面书墙上留言
见面也很少 但是只要听到电话的铃声响 我就知道一定又是你了哈哈
过后放弃你 可能只因我真的需要有人真的爱我 关心我 一种踏实的爱对我来说才是最真实的 任何分手的理由可能全都是借口吧呵呵
现在想起一些回忆 其实没什么印象了
对你我知道自己曾经有沦陷过 由浅至深
跟你的半年回忆 需要另外的半年来淡忘
现在我们都回到各自的轨道上 继续前进 我都忘了在要痊愈的道路上有几次的心痛 跌倒了几次 甚至哭过了多少次 我相信你也是
我们就像一开始巧合般地搭上一班火车 可是不久却是我先下车了 先转身离开
现在我们都好了吧 都拥有各自的最爱
也许我们心里会有一道结疤的伤痕 可是我相信你会好的 也或许你已经好了
我会祝福你的 像你当初祝福我一样
你也会是我隐形的亲人 像你当初说过我已经是你不可取代的亲人 一直都会是
祝你幸福 :)

哥 我们从中三开始到现在 都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其实我们经历了不少事情 很多回忆
因为经历了很多 让我们都能了解彼此 懂对方
有时候的一举一动 一撇一笑 我们都可以知道对方的情绪
谢谢你懂我哦哥 在我难过的时候总是第一个知道 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
虽然我们之前因为太在乎对方 而冷战了 可是也只因为很在乎嘛
但现在我们和好如初 也证明我们为了这段友情做出了退让和宽恕
我们成功为这段友情做出挽回 经得起这场考验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直是兄妹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我们可以比有血缘关系的兄妹更亲密 更懂对方
是你说的哦 以后不管我们离对方多远 我们还是兄妹 这是不变的事实。

狗 其实真的不习惯叫你小妹 我相信你也不习惯叫我姐吧
我们其实都是彼此的拐杖 看是谁先跌倒 另一个就扶持着她
以你这么开朗的性格 每次都扶持着我 你累了吗(?) 对不起哦
你真的很有魅力 太多桃花运往往不太好
对于旧爱 也许你已经对他没有爱的感觉了 但是对于一个伤害过你的人 我害怕你受伤
对于新欢哈哈 也许他带给你很多感动 带给你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你真的认定他会是你一辈子的人吗
其实我想对你说很多的对不起
对不起 我有时候收着秘密憋着情绪会让你担心
对不起 有时候我任性心情不好 态度对你不好让你伤心
对不起 有时候重色轻友了点哈哈
我希望你幸福 比我幸福也行 我说过的
相信你不会委屈自己的 你一直是居高无上的女王
可是到你找到了一个对的人时 我相信你会屈身成为他的皇后的 一定会的。

嘉嘉 今年身为我的同座 辛苦委屈你了哦
你总看到我哭的样子 可是只要你的一张纸巾抑或是手掌的温度 我总会平复下来
在上课时 像小猫小狗一样 总打架 笑个不停的
生病了 有我们互相扶持着 虽然其中一个会跌倒 但却有另一个的帮助
我总是霹雳吧啦地说我跟他的事 你总在旁边听 却很少对我这么敞开地说过你们的事
不想你受伤 但是有时你受伤了我却不知道
你陪我去生活营 一起疯一起闹 谢谢你哦
谢谢你让我有欢笑 我们会一直是一猫一狗的
那明年你还愿意当我的同座吗?哈哈

权 自从跟你在一起后 很多事都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在我生日会后我们变亲密了 感情突飞猛进的
然后一起吃饭 那时候的你给了我很多感动和说不出的感觉
直到922那天 你向我表白 真的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那天真的很难忘
过后我每天留校陪你 说了不知道多少个不合理的理由
在生活营的时候 早上七点一下楼就看到你 然后晚上十一点最后地看了你一眼 其实这样很幸福
过了一个月又一个月 我们有了属于彼此的对表
想念对方的时候 只要看着这表就好像感觉到对方一样
今天你第二次对我这么凶 因为我不听话
我希望你不要太担心我的病 我可以控制好自己的病 让自己不会成为你的负担
一个骄傲的女生希望自己可以是帮助到另一半的 而不是成为累赘
所以我会照顾好自己 你也是哦
你真的很不一样 给我的感觉 应该是狗说的踏实的爱吧
希望能十指紧扣地牵着你的手 手上带着我们的表一起走下去
但是更希望你可以幸福 若别人比我更能给你幸福的感觉的话 我更愿意放手让你追求这样的幸福
可是现在我就暂时提起这个让你幸福的责任咯 真有点委屈的说哈哈 
爱你。



The last year, maybe it's good to me :)

2013年12月2日星期一

Hello December :)

三天两夜的生活营总是过得特别快
有些所教的外婆有跟我说过 只是没那么仔细
有时候玩游戏早操什么的 会拿五天的生活营来做比较
可是毕竟一个是真正的佛学生活营一个是teenager leaning camp
佛学生活营始终是有点闷 但是说的教的也是很有道理的
每次的生活营到了尾声后 我才会开始想念开始舍不得
除了学到一些佛学的知识外 我也带回了两个在膝盖上的淤青哈哈
我怎么这么迟钝啊 回到家才发现自己脚伤成这样 还以为只是普通脚酸什么的 唉~

又是一片片的回忆碎片 我总是这么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转椅子选组员的时候 我以为你会有斜眼来看是不是我 可是你没有 因为工委们已经很大声喊你了天啊 我说我的缺点是固执 是因为你每次都这么说我 谢谢你认出了我
在游戏里 真的很丢脸的说啊啊啊啊 天啊
真的很戏剧化 我从来没想过这事会发生的 T.T
也没想过生活营会有烹饪比赛的 可能我真的太久没碰油了 习惯煮汤类 
我是以为自己会被锅里的热油烫到的咯 可是没那么严重 只是锅外的温油吧算是 其实真不是很热 只是你大惊小怪 还有别再提了行不
红茶馆我其实蛮喜欢的 看影片听歌的 虽然很冷啦环境 其实踩脚很不礼貌的懂不笨蛋哈哈
最后一天你朋友来找我说你找我 我就去咯 虽然觉得怪怪的感觉哈哈 果然你被围攻了哈哈 副营长说只是要我当观众 我就留下来看戏咯 
原以为你会唱约定的 可是看你的样子都尴尬得不知所措了哈哈 唱完后你就牵我走 其实不是不让你牵啦 只是我觉得有点尴尬嘛 可是也有牵到咯几秒钟哈哈

其实我们俩的事这么公开式地被议论是一种别人对我们的认定
被人说以后你吃饭不用愁 以后你就吃你最喜欢的白饭酱青呗哈哈 我可以为你准备白饭和酱青的哈哈
也许这样的公开议论是我需要面对的 所以我尽量不会让自己感到尴尬和压力 
你说我太照顾形象 可能是习惯了 无时无刻地照顾着 我都不知道为啥会这样
老实说对于越是亲爱的人 我越不敢看他 所以你要庆幸我没去看你 虽然我知道你一直看着
可是也是因为近视 有时会看不到你的表情什么的 哪知道你在看谁哦
别一直要我笑嘛 冰山习惯了嘻嘻 要笑的时候就笑咯 不用特意的嘛 你多笑就好了咯 :)
对于你的直觉 我见识过了 回的时候我有几次回头 可是你在跟别人说话嘛 不知道我要回就理所当然的 才下来没多久就听到在我身后你的声音 你下来还真快啊哈哈 
你说你的直觉觉得我不在图书馆了 就跑下去 这直觉还真准啊 那你的直觉有没有告诉你 其实我也很想你的哈哈

哥肯定是太想我和狗了才会做梦的哈哈 
明年我们还是会三个人在食堂有说有笑地吃早餐的 可是可能有时会多个姐夫/妹夫的 你们不介意吧哈哈
我们仨的ohana已经一年了  我跟哥也一年多了吧 跟狗一年了 
没想到能维持至今 中间我们冷战过伤心过想放弃过 可是三个人还是没有分开 依然是关心彼此的三兄妹
我说过 哥永远是最关心我的哥哥 而狗永远是我最关心的小妹 到了明年或以后 我都不想改变这个说法 
没有血缘关系的三兄妹 也能很亲密地维持着不变的关系。

明年就考试了 考试后就毕业了 若是以前 这应该是我所期待的吧 可是现在却会有点不舍得 哥和狗可能会读中六 你也是 
从来没想过中四可以过得这么快这么精彩这么不可思议 更没想过会跟你相爱
现在十二月了 以前我都很享受这十二月带来的圣诞气氛 可是现在享受中却带有思念
毕业后可能要离开四年还是七年 我在想连现在的六个星期都有些难熬 以后怎么办呢
所以我想过了 若以后你喜欢上别人 我不会恨你的 我会祝福你的 因为是我先离开的你 而你有权利选择要不要等我。


记忆里最快乐的回忆 是922的那个下午 :)

20170513

相隔一年 也许我想写一些这一年的点滴经历 生活过得依旧平凡 平淡 是我向往的生活节奏 虽然只是四面墙 和持续不断播放音乐的电脑 今天我考完了学士第一年最后一个学期的总考试 考题依旧出得刁钻 很靠记忆力 可是我认为除了记忆力外也很重要的是手速 我应该是最后一秒放下的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