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Knight

八月份就这么结束了
让我期待的生日 让我期待的惊喜也过去了
因为这个八月 给我来了不少的桃花运 哈哈
Simon Sam 维进 (?)
他们带给我的不只是惊喜 更是更多的关心

我和Simon的友情因主人和保镖的关系一日上升
他是我的贴身保镖 是我的骑士 更是我的知己
看回我们俩之前的聊天记录 他那么的羞涩地去爱着一个人
我默默的帮助他 没想到在她生日那天就出了岔子
俩人的关系 暧昧的关系 就这么断了
他还能这么若无其事地在生日会上逗我们开心
这么怕受伤的双鱼座 终于受伤了
她没有错 只是看漏了眼
可也许是另有苦衷

而我们却被视为暧昧的对象
也许我们都在疗伤 互相帮助对方疗伤
感谢他 因为一直都是他在逗我笑哄我开心
而我只能一直一直的安慰他 尽我所能

身为保镖他会问我 有没有人欺负我
可有时他会像小孩子一样 需要我哄他逗他
巧克力 雪糕 不尽奇术 哈哈
叫我要多笑 别总emo 因为有他我会变得开心一些
把一些心事告诉他 却又不想他告诉我那事的来龙去脉
怕揭他伤疤 怕在伤口上撒盐
但是隐隐约约的 我们都知道彼此发生什么事
然后互相安慰关心
说好俩人的饭局 他请客
他打工赚来的 说好的要请我吃
一直叫我多吃 吃了之后再帮我减肥 我才不要呢 不划算
那天有工作 还叫我去探班 我才没这国际时间呢
知道我有童年阴影看鬼戏会怕 就特地说了冷笑话逗我睡觉
开玩笑说 俩人走去我的外婆家 累了他背我
哈哈 其实我知道一些话都是玩笑 但他成功逗我笑了

一些贴心的举动让我感到温馨 让我想起以前的感动
先前是白痴 后是哥 现在他
是不是俩人以前的体贴加起来就是现在的他了
感谢他 我不至于这么无助 还有他这么重视
有你真好

我怀念和你们的时光 可我更会珍惜现在重视我的他

2013年8月27日星期二

26/27

小时候我就很期待生日期待吃蛋糕期待礼物期待吹蜡烛期待祝福
生日在27 姐的在26
想不到至小我渴望来临的日子竟然会是26
因为我们俩生日日期相近 就一起庆祝
久而久之 我变得懂事了 才发现这一天不可能会是我的一天
姐永远是那天的主角 而我只是一个迟她一天又借在那天庆祝生日的配角
那天后只能在冰箱里拿出昨天的蛋糕 默默地吃着 对自己说
生日快乐 郑茹佩 你还是一个人的 可你是坚强的
慢慢的 生日对我们家来说变得不重要了
我都忘了 我是几时开始就没吹蜡烛了 多久没许愿了
对我来说 已经是种习惯 渐渐地 祝福也跟着消失

去年我记得我收到的第一盒巧克力 是他送的
我压抑不住收到这份礼物的感觉 也许这叫做幸福吧
今年 又是26号 其实不是我的生日 我恨我自己太清楚
哥他们帮我庆祝 我很开心 真的
Simon在那天其实很伤心 为了不影响气氛他掩盖了悲伤
Sam很爽快地答应了参与 这是我没想到的 使那天增添了笑声
哥和妹 我们玩起了在哥生日会上的把戏
看到俩人的笑容和快乐 是我最开心的事
我很惊喜 关于礼物 关于蜡烛
从何时起 我都没收过这么多的礼物
从何时起 我就没吹蜡烛了
在闭上眼的那一瞬间 我许下了很多愿
我希望欣仪和温妮能找到一个真正爱她能保护她的人
我希望温妮和丽缘的友谊能够长长久久
我希望Nadya能改掉自己的坏脾气 让我们能够进一步的亲近
我希望慈恩能够可以得到幸福  她值得
我希望瑞妮可以达到自己的梦想 学业猛进
我希望龌龊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不必苦苦纠缠
我希望仪珍可以找到自己的第二春
我希望伟宏可以心如所愿
我希望维进记得通知我 他找到了自己的喜欢的女孩子了
我希望Sam都快快乐乐的 没有心结 没有烦恼
我希望Simon可以找到对的人
我希望嘉嘉能够与他恩爱永久
我希望婧思可以变得不那么自私 帮我照顾迁就哥的心情 陪哥聊天
也希望她比我更幸福
第十五位 我希望哥不会再烦恼 不学我想多多 不会失眠 不会伤心
 也自私地希望 哥能转过身的关心问候 那就足够了
我的这么多心愿 是不是太多了
今年就帮我统统实现我的全部心愿呗

姐 第一次你不在我身边过生日
我希望你什么都好 最重要的还是平安健康的
也希望爸妈身体健康 爸永远地快乐没烦恼

谢谢你们给我的生日会 谢谢你们带给我的快乐
会化成回忆 永远地烙印在脑海里

early birthday :) <3
surprises :)

他给我的也许是幸福 可你们给的却是他代替不了的快乐 :)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Queen

最近这两天的夜空开始有了星星闪烁着
抬头一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了
我知道我自己做到了就好
装也要装得高明不被看穿
只有懂我的才会不客气地拆穿吧

嘉嘉今天出了个难题给我
白痴 哥 感动1 感动2 选好了吗?
没有 我选不到 想也想了很久
现在我知道了 懂了
我谁都不会选的 即使知道自己有一点胜算
选对了 便赢得一段感情 可哪又怎样
先说感动1 2吧
他们俩给于我的只是少些的感动和鼓励
过后哥和白痴 他们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不好
让我心碎过 也被我心碎过
选谁我心里都会有一种沉重的感觉
算了吧 捏在手里越紧 流失得越快
放手了 手也不疼了

有些好友我都希望能陪我庆祝
维进 Simon 温妮 嘉嘉
嘉嘉当然是谢谢她一直以来给我的力量和鼓励
温妮是我第一个心疼的女孩
在她爱情挫折时 我紧紧抱过的女孩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让我心疼的有不少
Simon他是个不屈小节的朋友 对感情很专一
我佩服他 也很欣赏他
小我几个月的维进就像哥哥一样 对我
对我关心 对我问候 对我不屈小节
总是在我难过时安慰我 虽然炸我的成分比较多
也许他和我的感情都适量的 感觉不沉重
不需要太过在乎 平淡地
我被他从 princess 说成了emo queen 哈哈
靠自己我可是女王哦 :)

若你不想去懒得去 不去就是
省得我们都尴尴尬尬
我无所谓 你有所谓
知道你想逃避我 就逃呗
我可以尽量地不出现在你面前
我不会去打扰你现今已有的平静和幸福
也不会让任何人去自以为是地去揭你的伤疤
让不知道你有多痛的他们忆起不开心的回忆
你说过 我欠很多人
可欠你的我一辈子都还不清
那时我就知道 你比我想象中的更痛

我不喜欢男生太热情地与女生接触
像兴利 像家俊 像伟宏
最近我对兴利是敬而远之了
因为看他跟着女生们太亲密 感觉上在搞暧昧
知道他不坏 只是他交异性朋友的方式我不喜欢
还是离远的好 免得误会连连
身边的人若太热情 我可也会敬而远之的哦

Emo Queen <3 :)

2013年8月15日星期四

Future

昨晚凌晨一点我还不想睡
虽然自己也觉得疲累了
我发现自从纠结在在乎与不在乎的问题
就常常会梦见他
前几天我想我还记得我们在梦里经历了什么
可是健忘的我忘了
若我这健忘症能用在忘记伤痛上那该多好
还是坚信 或能说是愚信
他就在我身边守护我
若不是在回来的前一晚梦见他
我现在是不是还会纠结 还会烦恼
身边的人 对我如何如何 是不是伤害到彼此 是谁的错
我想我会 处女座就是这样的一个物种
纠结在旁人看似无谓的问题上
也许我现在的心情会比以前舒坦多了

病了就休息吧别忘了你身边的朋友们
婧思会是你最好的听众
我无所谓 不纠结了 不任性了 让我成熟了
不会纠结在在不在乎上
不会再任性地一直随心所欲
成熟地面对
真的有些事真的不可能跟他人叙述地清楚
因为不可能会有人真正明白你的感受

我又心事来潮地拿了玻璃夕阳
它是我最真实的感受
活生生地写出我说不出的一切
我想若苏南没有那么在乎顾浩宇的话
她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了呢?
她会不会比较快乐 期待着陈弥生的出现和真相
若我像她一样 会不会落得万劫不复呢?
我想我现在会改变她 不会让她的感受成为我的感受

还有大概三个月这一年的学期就算完了
我很开心我撑了这么久 终于一年就快结束了
过了这三个月 就没有了一年几个月 剩下的只有一年
一年而已 我撑得过去
考试 我早就该专注的 我现在要弥补一切错过的
明年大考后 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每次去姐的大学 我就在想
也许那里会是我的重生 那里让我很舒服
婧思有意要去哦 我希望我们俩都能去到
每次去旅行 我心里就不再悬着了
仿佛这儿存着我太不堪的回忆
我有想过 待我离开了 我一定会忘记
然后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在脑海里徘徊
把所有不快乐的回忆都留在原地
我走我的 很快 就能脱离.

我的梦想不会再被任何事或人牵绊着 :)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

Memories

昨晚很多人都被骗了哪来这么容易的流星雨呢
可是他约了我  ‘一起看要不要’
明明知道是一场骗局 还傻傻地去看了天
我相信那时我和他看的是同一片夜空
也许他依然是我的白痴 一直没变
是他太纠结 心里难过
只有面对我 他才是个白痴
也许他真的一直守护我
无论我伤心多少次 被伤多少次
他始终是鼓励我的动力
原来他常来我家附近飙车
也许我劝他 他会罢手不再飙车
也许吧 若我的话还有点说服力

也许我还是不适合当在乎人的那方
习惯得到他的在乎原来这么容易比在乎人容易
我们若还有情意在 我想我们只是少了在一起的冲动
我放弃了很多东西 就没奢望会在得到些什么
心和回忆 我选择回忆
回忆不痛不痒 有的是我和他的一切
当我闭上眼 就可以回忆起过去的美好
谢谢这梦给我的启发 我知道我该舍什么该得什么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最实在的最快乐的
我可以不爱可以不在乎可以放弃
我知道什么才值得让我把握住紧守着
谢谢伤害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现在的我活在回忆中很幸福

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在外多日能说想了很多也能说没想过
离开了这个地方我才发现我在这儿牵绊太多了
原来我一直在等 等着离开这个地方
在回来的前一晚我拖到很迟才睡
一直抱着小说 固执地希望把它看完
醒来之后梦见了他
我大概好久都没梦见他了吧
也许在我无助的时候他会是我唯一的幻想
回来的途中我想了很久关于我们的回忆
他是第一个直言说 其实我是个自卑的人
那时候我知道他已经学会慢慢看透我了
他会好好保护我这个自卑的丫头 一辈子
那时我相信他是我爸之后会守着我跟我说一辈子的人
他说过其实我可以不要那么坚强他会保护好我的
不要板着张脸不要距自己心爱的人于千里之外
那时的我都不用这么去在乎他
因为我知道他会是我的唯一
我知道他对我的在乎不会让我沉重
看戏是我一直的习惯 看到半夜都不成睡觉
他总劝我 就是劝不动
既然他都劝不动了 就没有人能劝得住我了
记得有一次我看戏看到半夜
就不听他劝 他只好陪着我熬夜
那时的他我知道很累了
他就这么折磨自己逼我睡的真是个白痴
现在的我也看戏 刘恺威杨幂这对璧人
我其实只想遇到一个像津帆铭凯恺威这样的人
没有沉重的包袱我不用那么辛苦地在乎
曾经的你我希望你比我幸福
你一定能一定要比我幸福 你值得

處女在美麗的愛情中 
總是犯著不知名的錯誤
傷害著或者被傷害著
處女能夠在一瞬間傾心
也能在下一秒後悔
不是選擇太多 只是處女沒有思考好一切
處女的愛乾淨而又純粹 夾雜不了一點雜質 
但也要懂得不能要得太多 要的太快
處女座很自卑
不敢去要求別人
總是逼著自己走
當事情達不到想像的完美時
自虐症便開始發作
向自身發洩情緒 情商不高
復原能力慢 固執 
很喜歡鑽問題空子
總是把自己逼在死胡同 人無完人 變數很多

一步一步 一步在沙灘漫步
踩你的腳印 走你走過的路
一步一步 一步保持著同步
安靜聆聽 很難傾訴
不在意 沿途的海枯不枯
世界大了 心就澎湃了
不在乎 成長的路起起伏伏
只要有你 感覺那是幸福

一定要幸福 其實很容易滿足 
愛是相互 是簡簡單的付出
一定要幸福 穿過了是渡口
最後再付出 還是想哭
在我們的世界知足 一定要幸福

一步一步 一步到石爛海枯
有時風浪 難渡從不願退出
一步一步 一步到不問識歸途
愛到底 沒有因素
不在意 沿途的海枯不枯
世界大了 心就澎湃了
不在乎 成長的路起起伏伏
只要有你 感覺那是幸福

一定要幸福 其實很容易滿足 
愛是相互 是簡簡單的付出
一定要幸福 穿過了是渡口
最後再付出 還是想哭
在我們的世界知足 一定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 其實很容易滿足 
愛是相互 是簡簡單的付出
一定要幸福 穿過了是渡口
最後再付出 還是想哭
在我們的世界知足 一定要幸福

我们一直在学习微笑 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

2013年8月6日星期二

心事

今天的阳光的确很温暖像我想通了的心情
其实我心里没什么心事
让我困扰的竟然是俩个臭男人的事
一个放不下一个悬在心头
嘉嘉应该是听我说这心事的唯一吧
有些事说清楚了 我们反倒没办法面对彼此
这是晚晴对津帆说的 流泪时是苦涩的
其实我总想
你怎么不理我的?都一整天了
你怎么心情不好啦?
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话?
你的世界是不是容纳不下我了?
久而久之成了一种习惯
一种我们彼此可以不说话的习惯
久而久之你和妹有了我和你以前的影子了
嘉嘉成了我唯一的依靠和支撑
是啊 把脸撕开 把话说开
我们更无法面对彼此
你总问我自己需要什么改变
我总说做回自己最好
即使你改变了不是原来的你了
我会难过因为害怕失去原来的你
病时我一直在想让我改变的方法
想对你冷漠 揪的却是自己的心
病后我想我做不回以前的我

这一刻请紧紧地抱着我
再哼那首我喜欢的歌
可惜缘分注定这样的结果
不是谁的错
不明白爱情到底是什么
像雨中的花慢慢飘落
最后老去枯萎
只有寂寞
静静地陪着我
有点舍不得
心里好难过
眼中的泪悄悄地滑落
有点舍不得
过去那个我
只会傻傻地笑听你说
有点舍不得
心里好难过
孤单的夜我无处闪躲
有点舍不得
过去你和我
一起去看
花开花落

《盛夏晚晴天》威幂恋 - 乔津帆夏晚晴

2013年8月3日星期六

Tired

也许昨晚淋了雨今早就生病了
也许昨晚我为了追看《盛夏晚晴天》半夜四点半才睡
导致病情恶化 但也值得
有时病的没人理时 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病死?
有时病到起不来时 什么梦想一切抛在脑后

亲口的一字一句哪能比得上冷冰冰的短信呢
即使短信里写的都是关心
短信只是为了不让感情继续下降
我无法转身因为我身后没人
在身边的一直想让我开心我知道
没有她 你如何照顾你的两个妹妹
始终一个人要顾及两人感受不容易
既然能够主动的不是我 我就希望成为被动的
既然转过身也没用 我只好留在原地
她会照顾我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我

緣未到 或者等不到 但我知道
在世間 浮沈中總有命數
緣續了 但痛苦淚流 把笑容消耗
明白了 放下了 等於得到

塵俗當中有太多人 相識過愛不到
人生路 緣和怨 亦有一天衰老
月與影相好 離別那個代價高
逃不掉 那清早

情或愛 是否可終老 未會相告
俗世中 情長短早有定數
含著笑 扮作不在乎 比眼淚恐怖
凡事也 注定了 不需苦惱

塵俗當中有太多人 相識過愛不到
人生路 緣和怨 亦有一天衰老
月與影相好 離別那個代價高
逃不掉 那清早


能放底先可開竅
能理解愛恨那需要
得不到也沒缺少
成長了 明白了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们的

2013年8月1日星期四

Painful

每次到了星期四很多活动到家就已经是晚上了
到了晚上我就会想起很多往事痛入骨髓的往事
像曾经跟家人吵架的我
像曾经想起与他的回忆而痛苦的我
像曾经认定一段感情在他的每句话而即将结束后抱着双膝痛哭的我
这个青春我为过两个男人哭 在一个男人面前哭过
我在老爸面前情不自禁地落泪为他们俩流泪
这种痛也许没人理解

也许若你对一个人好他就会对你好
Sam Simon 维进 伟宏
我自认自己没什么异性缘只凭一颗真诚的心交友
谁对我好我知道
谁对我太好太在乎我也知道
不要以为我避不开口就说我不在乎
也许你不知道
你认为我对你的在乎只有五分 可是却是十分
处女座就是不容易表达自己真实的感情 死爱面子

昨晚下了一场大雨我没有用耳机开着音乐
音乐和我的声音似乎在空气中咆哮
与雨声竞争
若今天的我病了一定是因为昨晚的发泄
记得小时候遇到问题时我喜欢在外婆家外高声大喊
放任我去放纵我去 心结就毅然打开
怎么即使我喊了声也哑了 心结依然无法打开
我该哭吗?也许我太懦弱 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坚强
不是婧思这么一个女强人

我又怎么告诉你 我还爱你 是我自己错误的决定

20170513

相隔一年 也许我想写一些这一年的点滴经历 生活过得依旧平凡 平淡 是我向往的生活节奏 虽然只是四面墙 和持续不断播放音乐的电脑 今天我考完了学士第一年最后一个学期的总考试 考题依旧出得刁钻 很靠记忆力 可是我认为除了记忆力外也很重要的是手速 我应该是最后一秒放下的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