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星期三

Dream Christmas

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梦想着自己身在国外 享受着屋外白雪纷飞 
屋里炉火暖身的气氛 加上屋里会有棵圣诞树 被装饰地五彩缤纷
虽然屋内很温暖 我都会有想出去感受一下我最喜欢的冬天带来的冷意 白雪飘落在手上的感觉
最好姐姐姐夫有在 哥 狗也在 可能大嫂妹夫陪伴身侧 当然权也在咯
圣诞树下放置我们的礼物 可能到时我已别无所求了 
来到想去的国家 在那儿过一次冬天 然后圆了环游世界的梦
既然来到了圣诞节 这一年就将抵达尾声 这一年是我过得最丰富的一年 甜酸苦淡 历历在目
酸能用在我和白痴分手后的这半年来 要淡忘这段感情必须经过一段挣扎 心里的难受也在半年前淡去了
淡 在冷战的那时期慢慢的不在意无动于衷 慢慢的真的淡了 但是只要两人肯再为感情调味 淡了依然能复原
苦 想起来真的蛮苦的 无端端地生病 无端端地动弹不得 也许是因为伤害了他 也许真的是因果报应 后遗症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所谓的苦后甜 当然也算是患难见真情吧 跟你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在我意料之外 也没想过有一天你会属于我 你将会是我理想的另一半
而有的人这一年来一直陪伴着 不离不弃 是我最可靠的拐杖
还有些人一直在身侧 一起笑 一起闹 一起哭 还一起病了哈哈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缘分 把我们全绑在了一起
既然今天是圣诞节 我想许愿 希望你能听到哦圣诞老人
希望明年可以好过一点 我不求自己成绩优秀 只求自己尽力而为
希望老姐快快给姐夫成了吧 免得我耳朵受罪 真的有夫妻相啦真是的
希望狗的桃花运快点过 迎来一个对的人
希望老哥会遇到大嫂 我要做伴娘哈哈 似乎太远了嘻嘻
希望明年嘉嘉继续跟我一起闹下去哈哈
希望跟权久一点 至少也要久过白痴吧 虽然我是有这个信心可以一直下去
明年最后一年 毕业后就可以奔向我憧憬的心理学 虽然跟权又隔地远远的
听老姐说心理学有超多帅哥的哈哈 蛮期待的说 幻想一下有哪个帅哥会倒在我石榴裙下呢哈哈开玩笑的啦
到了大学 可能会被人追求 可能会遇到让自己心动的人 但是即使被追求 心动了 也不及自己最初爱的那个人
大学生活啊 让我期待 又那么胆怯 期待大学带给我的希望和梦想 又胆怯与你分隔着距离
2013 几天后就要跟你说再见了 虽然什么都还没准备好 但是2014始终会来临 我奋斗一年。

梦到过明年三人行成了四人行 一样是我渴望的中学生活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赌注

三个月了 时间比我预期的还要快 而这事被知道也比我预料的快了
就像去年跟白痴一样 那种不安的感觉又回来了
当时跟白痴分手 是因为这感觉的束缚 
我原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地置身事外 结果我还是后悔了 对他内疚 也对自己内疚
感情不是一场游戏 我不能说结束就结束 对白痴他现在这样多数也因我而起的
感情是很容易毁了一个人 所以现在的我不想再毁了另外一个人
现在的这种感觉我真的觉得很不安 很累 
可能是要对父母小心提防 可能对这段感情产生了某种压力 
也许那时一个人真的很无助 才选择分手 
但是现在我希望我能依赖一下我的拐杖
也许他跟他一样 不会明白此刻我的心情是如何的
从小到大我都希望自己是不会让父母失望的那个 
也许这种不安是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我让他们失望了
我比以前更会珍惜 珍惜眼前的人 
我不会轻易说分手 也不会轻易放弃 但是也许现在的我真的需要一点时间 还有空间 还有一些支撑

也许你说得对 这事发生我的确有了心理准备 在我们没开始前就有了 
可是因为有过这种感觉 我越是觉得恐惧 
我害怕选择 害怕父母对我的否定 更害怕离开
觉得你不会了解我的感受 跟他一样 一切还是需要我勇敢面对
但是我知道无论怎么样 我依然有你 我不会放弃的好吗
现在我在赌 我自己的毅力 母亲是否接受 我们是否就此分开 还有很多很多
一切的一切都依然还是一个未知数 可是我想赢 会赢的好吗

我真的想跟我的拐杖说谢谢的 虽然她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谢屁 但是还是谢谢
也许我姐会帮我 但是她是不会因为对她来说是外人的人而帮我的 反而劝我 希望我能照着我妈的话被牵着一直走
狗啊谢谢啊 我笑你在 我哭你在 无时无刻你都在 真的谢谢。

我知道这世界上会有一个人让我义无反顾。

2013年12月11日星期三

Present

没想过你还会来找我聊天 刚开始的时候对你我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但是聊久了发现我们俩依然可以像朋友般谈天
你告诉我 关于她的事情 距离会成为障碍吗 我问你 也问了以后的我
你说不会 而我不知道 或许你现在面对的 就如同以后的我要面对的一样
你说你不敢去爱 因为害怕伤害 
我承认 这伤害是我给你的 但是她不是我 
虽然我不能保证她不会像我一样伤害你 但是你不能执意认为她会伤害你
当你说保持你们现在暧昧的关系时 其实我在想 你变本加厉了吗
以前我总觉得你有点花心 现在的你明显的是了 是我害的吗 也许吧

过后你提到了权 问了两次他对我好吗 其实他对我很好 也许比你对我更好
你问我们是几时开始的 我说922 你却说我记得好清楚 但是当你问我 我们呢 我却答不出
5月17日 对我来说好陌生的日期 分手日期 10月24日 晚上的八点十分 也很陌生
对不起我对我们的事原来这么不上心 而你却记得这么清楚 是太刻骨铭心太痛才记得的吗
可是我会开始对我和权的事上心 所以谢谢你教会我
说到我的生日会 你有点愤怒地说 我不是说过生日不必庆祝的吗 他们只会帮我姐姐庆祝 生日只是一个日期 没必要去记得 还有我讨厌生日
可能我真的有说过 因为在这个家我算是没什么地位的吧 生日对我来说其实真的很陌生 
可是有了哥 有了狗 有了ohana 有了他 也许我依然可以期待生日
我能说 可能你还不了解那时的我 有时会说气话的我 有时口是心非的我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 没有理由回去的 更何况我相信你跟我一样希望往前走
我知道你依然关心我 朋友的关心我很清楚这界限 那你就放心好了 他会对我很好很好的
那你的她呢 虽然遥远 可是只要彼此相爱 距离就不是问题了 
我依然是中立的 你喜欢就去追咯 随心所欲呗
祝你幸福哦 :)
我的幸福就是可以想起跟你一起发生过的点滴 想起跟哥和狗一起的时光 想起那个整天跟我打打闹闹的猫 想起我和他经历的一切 身旁还有他陪伴着 让我依靠着。

2013年12月5日星期四

Letters

白痴 之前跟你在一起应该有六个月吧
跟你一起有快乐过 可更多的是寂寞
你总是很忙 我也是 聊天也只是在面书上或是电话上
生日时都不敢在对方的面书墙上留言
见面也很少 但是只要听到电话的铃声响 我就知道一定又是你了哈哈
过后放弃你 可能只因我真的需要有人真的爱我 关心我 一种踏实的爱对我来说才是最真实的 任何分手的理由可能全都是借口吧呵呵
现在想起一些回忆 其实没什么印象了
对你我知道自己曾经有沦陷过 由浅至深
跟你的半年回忆 需要另外的半年来淡忘
现在我们都回到各自的轨道上 继续前进 我都忘了在要痊愈的道路上有几次的心痛 跌倒了几次 甚至哭过了多少次 我相信你也是
我们就像一开始巧合般地搭上一班火车 可是不久却是我先下车了 先转身离开
现在我们都好了吧 都拥有各自的最爱
也许我们心里会有一道结疤的伤痕 可是我相信你会好的 也或许你已经好了
我会祝福你的 像你当初祝福我一样
你也会是我隐形的亲人 像你当初说过我已经是你不可取代的亲人 一直都会是
祝你幸福 :)

哥 我们从中三开始到现在 都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其实我们经历了不少事情 很多回忆
因为经历了很多 让我们都能了解彼此 懂对方
有时候的一举一动 一撇一笑 我们都可以知道对方的情绪
谢谢你懂我哦哥 在我难过的时候总是第一个知道 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
虽然我们之前因为太在乎对方 而冷战了 可是也只因为很在乎嘛
但现在我们和好如初 也证明我们为了这段友情做出了退让和宽恕
我们成功为这段友情做出挽回 经得起这场考验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直是兄妹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我们可以比有血缘关系的兄妹更亲密 更懂对方
是你说的哦 以后不管我们离对方多远 我们还是兄妹 这是不变的事实。

狗 其实真的不习惯叫你小妹 我相信你也不习惯叫我姐吧
我们其实都是彼此的拐杖 看是谁先跌倒 另一个就扶持着她
以你这么开朗的性格 每次都扶持着我 你累了吗(?) 对不起哦
你真的很有魅力 太多桃花运往往不太好
对于旧爱 也许你已经对他没有爱的感觉了 但是对于一个伤害过你的人 我害怕你受伤
对于新欢哈哈 也许他带给你很多感动 带给你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你真的认定他会是你一辈子的人吗
其实我想对你说很多的对不起
对不起 我有时候收着秘密憋着情绪会让你担心
对不起 有时候我任性心情不好 态度对你不好让你伤心
对不起 有时候重色轻友了点哈哈
我希望你幸福 比我幸福也行 我说过的
相信你不会委屈自己的 你一直是居高无上的女王
可是到你找到了一个对的人时 我相信你会屈身成为他的皇后的 一定会的。

嘉嘉 今年身为我的同座 辛苦委屈你了哦
你总看到我哭的样子 可是只要你的一张纸巾抑或是手掌的温度 我总会平复下来
在上课时 像小猫小狗一样 总打架 笑个不停的
生病了 有我们互相扶持着 虽然其中一个会跌倒 但却有另一个的帮助
我总是霹雳吧啦地说我跟他的事 你总在旁边听 却很少对我这么敞开地说过你们的事
不想你受伤 但是有时你受伤了我却不知道
你陪我去生活营 一起疯一起闹 谢谢你哦
谢谢你让我有欢笑 我们会一直是一猫一狗的
那明年你还愿意当我的同座吗?哈哈

权 自从跟你在一起后 很多事都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在我生日会后我们变亲密了 感情突飞猛进的
然后一起吃饭 那时候的你给了我很多感动和说不出的感觉
直到922那天 你向我表白 真的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那天真的很难忘
过后我每天留校陪你 说了不知道多少个不合理的理由
在生活营的时候 早上七点一下楼就看到你 然后晚上十一点最后地看了你一眼 其实这样很幸福
过了一个月又一个月 我们有了属于彼此的对表
想念对方的时候 只要看着这表就好像感觉到对方一样
今天你第二次对我这么凶 因为我不听话
我希望你不要太担心我的病 我可以控制好自己的病 让自己不会成为你的负担
一个骄傲的女生希望自己可以是帮助到另一半的 而不是成为累赘
所以我会照顾好自己 你也是哦
你真的很不一样 给我的感觉 应该是狗说的踏实的爱吧
希望能十指紧扣地牵着你的手 手上带着我们的表一起走下去
但是更希望你可以幸福 若别人比我更能给你幸福的感觉的话 我更愿意放手让你追求这样的幸福
可是现在我就暂时提起这个让你幸福的责任咯 真有点委屈的说哈哈 
爱你。



The last year, maybe it's good to me :)

2013年12月2日星期一

Hello December :)

三天两夜的生活营总是过得特别快
有些所教的外婆有跟我说过 只是没那么仔细
有时候玩游戏早操什么的 会拿五天的生活营来做比较
可是毕竟一个是真正的佛学生活营一个是teenager leaning camp
佛学生活营始终是有点闷 但是说的教的也是很有道理的
每次的生活营到了尾声后 我才会开始想念开始舍不得
除了学到一些佛学的知识外 我也带回了两个在膝盖上的淤青哈哈
我怎么这么迟钝啊 回到家才发现自己脚伤成这样 还以为只是普通脚酸什么的 唉~

又是一片片的回忆碎片 我总是这么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转椅子选组员的时候 我以为你会有斜眼来看是不是我 可是你没有 因为工委们已经很大声喊你了天啊 我说我的缺点是固执 是因为你每次都这么说我 谢谢你认出了我
在游戏里 真的很丢脸的说啊啊啊啊 天啊
真的很戏剧化 我从来没想过这事会发生的 T.T
也没想过生活营会有烹饪比赛的 可能我真的太久没碰油了 习惯煮汤类 
我是以为自己会被锅里的热油烫到的咯 可是没那么严重 只是锅外的温油吧算是 其实真不是很热 只是你大惊小怪 还有别再提了行不
红茶馆我其实蛮喜欢的 看影片听歌的 虽然很冷啦环境 其实踩脚很不礼貌的懂不笨蛋哈哈
最后一天你朋友来找我说你找我 我就去咯 虽然觉得怪怪的感觉哈哈 果然你被围攻了哈哈 副营长说只是要我当观众 我就留下来看戏咯 
原以为你会唱约定的 可是看你的样子都尴尬得不知所措了哈哈 唱完后你就牵我走 其实不是不让你牵啦 只是我觉得有点尴尬嘛 可是也有牵到咯几秒钟哈哈

其实我们俩的事这么公开式地被议论是一种别人对我们的认定
被人说以后你吃饭不用愁 以后你就吃你最喜欢的白饭酱青呗哈哈 我可以为你准备白饭和酱青的哈哈
也许这样的公开议论是我需要面对的 所以我尽量不会让自己感到尴尬和压力 
你说我太照顾形象 可能是习惯了 无时无刻地照顾着 我都不知道为啥会这样
老实说对于越是亲爱的人 我越不敢看他 所以你要庆幸我没去看你 虽然我知道你一直看着
可是也是因为近视 有时会看不到你的表情什么的 哪知道你在看谁哦
别一直要我笑嘛 冰山习惯了嘻嘻 要笑的时候就笑咯 不用特意的嘛 你多笑就好了咯 :)
对于你的直觉 我见识过了 回的时候我有几次回头 可是你在跟别人说话嘛 不知道我要回就理所当然的 才下来没多久就听到在我身后你的声音 你下来还真快啊哈哈 
你说你的直觉觉得我不在图书馆了 就跑下去 这直觉还真准啊 那你的直觉有没有告诉你 其实我也很想你的哈哈

哥肯定是太想我和狗了才会做梦的哈哈 
明年我们还是会三个人在食堂有说有笑地吃早餐的 可是可能有时会多个姐夫/妹夫的 你们不介意吧哈哈
我们仨的ohana已经一年了  我跟哥也一年多了吧 跟狗一年了 
没想到能维持至今 中间我们冷战过伤心过想放弃过 可是三个人还是没有分开 依然是关心彼此的三兄妹
我说过 哥永远是最关心我的哥哥 而狗永远是我最关心的小妹 到了明年或以后 我都不想改变这个说法 
没有血缘关系的三兄妹 也能很亲密地维持着不变的关系。

明年就考试了 考试后就毕业了 若是以前 这应该是我所期待的吧 可是现在却会有点不舍得 哥和狗可能会读中六 你也是 
从来没想过中四可以过得这么快这么精彩这么不可思议 更没想过会跟你相爱
现在十二月了 以前我都很享受这十二月带来的圣诞气氛 可是现在享受中却带有思念
毕业后可能要离开四年还是七年 我在想连现在的六个星期都有些难熬 以后怎么办呢
所以我想过了 若以后你喜欢上别人 我不会恨你的 我会祝福你的 因为是我先离开的你 而你有权利选择要不要等我。


记忆里最快乐的回忆 是922的那个下午 :)

2013年11月23日星期六

Kalyana Mitta

去了camp回来 脚痛手痛的有点乐极生悲的感觉
学了很多东西啦其实 只是当被问到时却不知道怎么说
认识了一群的营友 跟他们疯狂过打闹过 真的很开心
其实我发现自己蛮喜欢静坐的 脑里面什么烦恼都没有 很平静
有时真的认为 一个人才是最适合我的
记得我曾说过 离开我原来的地方 去到 一个新的地方 算是一种解脱吧
有时候在这里发生了太多事不是一件好事 也许只会让我想逃离
可是又很矛盾 在异地会有一种思念的感觉 很强烈
会想念哥 想念狗 还有想你
我没想过哥会不晓得我去了camp 但是没关系啦迟一点知道而已咯
突然会想起 好像很久没跟狗聊天了 是真想你了咯傻狗
虽然我们会发短信 通电话一下子 可是还是会有思念的难受
也许以后的我们会是这样的感觉 希望真的可以适应的了
竟然会有人说我有魅力 有点吓到的感觉哈哈
其实被依靠的感觉蛮舒服的 虽然被依靠得手都麻掉了哈哈
有种被需要的感觉
在巴士上醒了又睡 睡了又醒 有音乐在耳里旋绕着 很舒服
会记得这五天发生过的事 很难忘其实 我亲爱的Kalyana Mitta们 :)

不知不觉两个月了 我却还没回来 还忘了 >< 对不起哦
还记得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经历了多少事 有点坎坷吧
曾想过我们经历过的 也许真的比我和白痴经历的多
经历过的多了 会让我们更珍惜彼此
其实很怕会有一种突然感情变淡的感觉
去年去槟城回来 就有了这样的感觉 跟他分手当时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而现在我不想有这样的感觉 不想让自己后悔
Sister Sunanda说过 无私的爱是不论他爱不爱你 你就依旧爱他
只要你爱他 就是无私的爱了
对爱情 对友情 我希望自己是这样无私的爱着
对于现在的我们 不论以后的感情是否会变质 我会尽力维护
说过的彼此是对方的唯一 这是承诺吗(?)


他若爱 我深爱 他要走 我不留 
爱情是如此 友情亦如此.

2013年11月13日星期三

Forever Love

一个女生虽然傻 但是心里却很清楚 理智地思考着
都想过了才会做的事 她相信感情不会因此而变质或被怀疑
可是有时候她也希望能听听男生本身的想法和感受
她自认自己无法完全了解他在想什么 在难受吗
有时若真的难受的话 一句霸道的话她会无缘由地遵从
但却什么事都无所谓的样子 难道真的不相信她会越来越过分吗
这是信任吗 爱不是一直顺从着另一方就能永远的
难道真的能不管不顾 这么信任?
身为男友 是有一份权利可以要求另一半不做什么让自己难受的事
是很理智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会太过分的事 可是还是希望能听到那句本人的感受
其实她在等他的一句话 尽管是霸道的话 都希望能听到。

幸好那时对你不只是感动 还有一点的心动 思念 认定
认定很重要 因为有种感觉可以跟你长久一些
不想有一段有限期的恋爱 爱情不是一场游戏 对我来说不是
若是游戏 那我真的不会玩 也玩不起
对你曾不抱有太大希望 可是你总能给我一种安心踏实的感觉
但是有时面对你真的会很累 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感觉
说我瞒你事情 你也不是在瞒着我你自己的感受吗
谢谢你一直迁就我 甚至还有一点的纵容我 可是难道这样的你不会累吗
我在赌 赌着我们的感情 赌注是不会再爱别人 这种看似轻微却能同时伤害到双方的赌注
不知道我们俩会不会赢 可是越是平静 看似安稳甜蜜的感情 我们心里却有话不说 深藏着
以后的日子我们怎么走呢
我不想有些事在我们心里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导致我们输了这场赌局。

在我心里家俊就像我的大哥哥一样
有事的时候会事事关心 一个人时会陪我聊聊天 有时会跟我聊八卦逗我开心
能跟他熟络 其实蛮开心的 可能以前对他的偏见太深了
一直希望自己会有一个哥哥 先到的是哥 后来是俊
这么叫他 就像叫哥一样 有一份朋友的亲密 却不会达到恋人指数
对你 会是笨蛋 是陛下 是只有我能叫的张业权。

今天最开心的还是一开面书就看到两对我一直渴望他们一起的情侣
杨幂和刘恺威终于要结婚了 在2014年的1月8日
谭明凯和梅如意 乔津帆和夏晚晴 刘恺威和杨幂 是爱遇见了爱。
而若曦刘诗诗和四爷吴奇隆终于走在一起了哈哈
看着他们在荧幕前相遇相识相爱 到最后相守了
祝福他们 :)

陛下如果爱不再迷惑 足够看清所有是非对错
而现在的我依然迷惑。

2013年11月10日星期日

Change

四年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这么的提心吊胆
担心自己会跌班 碍于自己的面子和自尊心作祟
也很失望 自己这样的成绩真让自己失望
感到难过 看着朋友这么伤心还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使劲箍紧自己 算是种惩罚自己的方式吧
我知道因为我是这样的人
心里难受 只能以自己的方式狠狠地惩罚自己
像我 只能哭得双眼红肿 结果眼睛更加疼痛
可能眼疾会加重 我却这么不管不顾的
对于我 这样的惩罚能让我好过一些吗也许吧
让你听到我的哭声 好丢脸 这样的我是不是很脆弱(?)
答应你不哭 我不知道是否能遵守这个答应 尽量吧 憋在心里的我永远不知道怎么发泄 除了让我哭吧
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受 不想表露自己真实的心情 
原来我这一年来变得更加虚伪了 更会掩饰自己了
打开房门 老爸盯着我脸上未干的泪痕 应该是以为我失恋了吧哈哈
在车上默不作声 他看着我发呆 关心的心意我感觉到了 :)

很高兴明年的学习环境里多了个你
我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话会给了你一个肯定
但愿这肯定不会是错误的
想让自己理智一些 不想误了学业 为了老爸 为了梦想 我不愿让自己这样堕落下去
对于你升班 她给我的感觉 是不想看到这样的我们 而不是所谓的讨厌你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女孩的直觉总是准地可怕
看着现在的我们 也许她必须学着释然 无视
若不 会很难受的
也许明年就会听到很多流言蜚语 可谓是人言可畏啊
听到别人说自己是小三 我对这别人意外加注给我的身份没啥感觉 
只是疑惑 还有一点的难过 我真的是吗(?)
在这最后一年 可能会发生更多事情 包括这个三角关系带来的事端
为啥我总选择了对别人有情在先 后对我有意的人 
他也如此 你也如此
也许爱情就是这样吧 说来就来 最容易发生在自己和一个不曾想过的人

欣仪说我害怕孤独 像她一样
我曾经很害怕孤独 或许是姐的离开 或许是白痴的不在意 还有很多很多或许
而现在我似乎不怕了 也许是习惯了吧
习惯的确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让一个人习惯一份爱 即使被狠狠地伤害到了却因为这习惯离不开对方而选择原谅 
有多少人是这样的 也许我曾经是的 对于曾经他的不太在意
现在习惯了孤独 是件好事吗 也许吧
让自己坚强起来 但遇上强大打击 崩溃地厉害的也会是自己
不知哪来的心事 越积越多总是发呆地想着 根本说不出那种感受
对不起总是在无助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想到你 我希望自己给你的是快乐 而不是自己的痛苦
请容许我的这份自私吧 我想为你变得快乐一些 至少在你面前我是快乐的
想学会一个人坚强起来 不想让你操心让你伤心。


狗那天不让你抱我是因为我怕像上次一样 在你面前失声痛哭。
对不起。

2013年11月7日星期四

结束

从昨天开始我才发现自己不能再哭了
那种喘不过气地哭泣 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可能大病之后留下的病根
哭过之后会生病 这不是我预料中事吗
撕心裂肺的感觉曾有过 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
起初想触碰爱情的时候也许根本没想过会有这种刻骨的后果
也许他曾值得过 我为他这么执着这么内疚
但是现在应该不值得了吧
也许我对他还存有超过友谊的感情 这样的第一人分开以后真的还能只剩朋友吗?
也许我还在乎他 现在这样的他何尝不是呢?
分手后的几个月里我说过了 也许这时我们还爱着 但却失去了想在一起的冲动
现在吗 应该连那爱都被淡忘了吧
昨天我会哭是因为伤害到你了 我这种没有淡忘他的感觉伤害到你了
可能没有淡忘的只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吧
学狗翻开回忆 我看了 笑着哭了
我曾笑他挑礼物眼光不好 却紧紧握着他送的吊饰
我曾看着他红着脸地跟我说话 却一直逗着他玩
我曾满脸期待地等着他拿出我的生日礼物来 发现是一大盒巧克力
我曾和朋友聊天 知道我最近一直忽视他
原来那时我们已经慢慢地走向分手的决定
爱着却走不下去的心情。
翻过了就深深地埋在某一处吧
既然你已经放下了 我也会淡忘你给我的感觉 也会祝你幸福的
以为这种感觉会一直牵绊着我 但是也许现在都已经结束了。
可不可以对我别这么刻骨铭心?
也许我不值得 我是个不会疼自己的人
对白痴 他对我的深刻和深爱太沉重 反而伤害了他自己
对你 我希望不要太深刻 怕的是像他一样的伤痛
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我不懂得怎么爱一个人 也希望你别爱我太深。
离开你 我才发现自己 那爱笑的眼睛流过泪

2013年11月5日星期二

约定

是不是把所有心事说出 就会变得廉价
说出太多 可能会惹别人厌烦我总该明白这道理
有时觉得现在的心情很希望能向别人分享 却没有想到过其实别人也有自己的心事
其实别人没道理一直听你倾述而已 有时替你承载着你的心事会成为别人的负担
觉着我应该回到以前的自己 每次斟酌后才开口说话 斟酌自己的话语会不会刺伤了别人 自己的话会不会成为别人的压力
每个人没有义务去一直忍受你 包容你 守护你 即使是好朋友 还是爱人

每晚的通话可能是让我安稳入睡的解药
也许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不久地接近我 可是还是这么义无反顾不是吗
第一次我会这么不顾一切地付出 对于他我从未这么傻过 对你却傻了这么久
在电话里唱歌我还是第一次 献丑献丑哈哈 ><
每晚的一点钟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午夜十二点 时间原来可以过得这么快

若被揭开 可能我心里没有了这份恐惧和担心
也许我深知我们之间不会因为外界的影响而分开 除非是我们其一起先放弃这段承诺过的感情
母亲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 可能父亲会感到失望吧
把我关起来 没收手机 让我和外界无法联络 可能是她对我最大的宽容
或许会跟你见一面 劝你放弃我 你会吗?
高中生活总是这么精彩又惊险 想在这生活里找寻真爱 说的容易做的难
拥有容易维持很难
在这假期里 虽然短暂但是热恋中往往会有思念 希望见面
但是到了长假后怎么办呢? 总在家里始终无法见面
还好因为狗手机里好多好多回忆哦 想念的时候可以打开回味
被说成一对老夫老妻 也许我们都把恋爱淡然看待 牵手成了理所当然
可能心里会满溢着温馨 只是嘴里不说而已
喜欢这么平淡自然的相处。

说愿意是种责任 不论是接受表白 承诺相守 还是答应求婚
每个阶段都附属着更大的责任 越来越大
还是自从爱上一个人就成了责任?
对这段感情付起责任 不劈腿 不花心 不伤害 不欺骗 不忽略 不暧昧 不负心
也许身边会有许多情敌 但是处处的眼光总是最好的 我不会放弃我所选择的 :)
一辈子幸福的约定。

2013年11月1日星期五

对的人

明年就到我们毕业了 我还期待毕业吗?
经过了这么多事 我真的能毫不留恋地离开吗?
明年的我会不会像他们这班毕业生一样哭得毫无形象?
我认为我会舍不得在这个学校发生的一切
舍不得一班朋友们和他们带给我那些快乐的回忆
舍不得哥 妹 ohana
舍不得他 我们之间的感情
之后的四年分隔两地 见不到对方的日子会很思念
可能我们彼此都需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谢谢哦嘉嘉 其实真的很难受
那时只是心里真的难受 可能默默流泪是我唯一能做的
你手掌的温度我真感受得到了谢谢
也许坚强强势地太久 所以到了极限就没有办法继续忍下去
很少在别人面前哭 太没面子了 可是今年不知道怎么的越来越多次了
病时那种痛哭是因为自己的束手无策呵呵
此刻只是心里的失望和不甘 对自己的失望
也谢谢你哥 这么晚还发短信来安慰我
谢谢你看出我的难过 我的心事
其实不会很难过 只是失望
习惯憋在心里 但却无法防止情绪表露出来
慢慢会没事的 埋得越深 慢慢地就消失了

有时候很多的追求者或仰慕者 对我来说是种压力
想拒绝可是顾忌彼此的友情产生变化
可能让别人痴痴地等自己 自己会内疚
对于那个人 不想伤害他
所以我只希望能用一辈子的桃花运来换一个对的人
而现在我应该找到了吧 :)

有一个心理测验问道 他介意你是二手吗
答案是  尽管他不想介意你的过去 但他又是总会想这个问题
他觉得倘若一个男人总是会追问自己女友的过去 真的很没品 那样做太小家子气又显得很老土 
于是他强迫自己大度起来 但假装的大度和宽容又折磨得他很难受 
因为他真的很想了解你的过去 他希望你只属于他一个人 从头至尾都是他一个人的 
其实即使你不介意 我也会介意 对不起我曾经是别人的
我曾为他倾心过 付出过 爱过 哭过 
可是我很高兴 我终于可以淡然地说 我不爱他了 :)

今天就算是吸取经验呗 我还是很骄傲你的本事
可能我不应该去 虽然这一切的结果不一定是我造成的
你说我还没有那种影响力 可是我也还是没那种能让你赢的影响力不是吗
今天的你变得好依赖我 可能希望得到安慰 对不起我不懂得安慰人
牵了我的手又放哈哈 真害怕被别人看到啊?
最近有个旧同学来骚扰我 我不知道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时不时称赞我漂亮了 会问我吃了没有 想约我见面
这些都不是普通朋友应该说的话 更何况我们并不是很熟
我说过了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就不应该来骚扰我
对于他对我的行为 你会生气吗?
即使他对我真的比你对我好 即使他比你帅 我都不会选他的咯
更何况你对我很好 人又比他帅多了 又是我选好了的
放心吧我不会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的 我不会离开的

其实我想谢谢你哦笨蛋陛下
不会这么大男人脾气 不会对我发脾气
难过时还会记得有我在旁边给你依靠
会时不时地牵着我的手
虽然甜言蜜语 可是我相信不是骗我的
会向我索取承诺 并且希望我遵守
总会哄我开心 喜欢我笑的样子
是可以为我遮风挡雨的人
可以是我爱的和爱我的人。

Choose the one you love, love the one you had chosen.

我对哥来说是夜空上的星星,而你对我来说是蔚蓝又广宽的蓝天 :)

2013年10月27日星期日

Believe

是我变了还是他们变了(?)
家俊 以前对我莫不在意 冷淡的相待 现在看到我不舒服会上前几次的关心
哥 之前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死了心 现在对这份感情已做出努力
有个人在我病时对我给予朋友之间的关心照顾 对此我很感谢也很感激
可是对别人或有时候对我 为何要说些伤人的话 即使只是开玩笑
但是一般的玩笑也需要有一定的程度 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因此而介意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问题了 何必说些话偏偏拉远了朋友之间的关系呢?
虽然知道是玩笑 只是有时候别人是不喜欢你的这种玩笑的
何必这样伤了别人的心呢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带给别人的一些抗拒。

我承认有时候自己会过度猜疑 让你难受
对于以往的一切一切 我不能说忘记 不能说从未发生过
所以对于现在的你 我会有所保留并怀疑我们之间的感情
这是我的保护色 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不是吗?
可能是因为没有勇气 没有勇气去相信
相信其实会有个人这么爱自己 能这么不顾一切
我自认无法这么勇敢 连牵手都会害怕的这哪算是种勇敢呢
对不起总让你难过 还有生气
因为我的有些气话或开玩笑而难过生气。

谢谢你啊陛下 谢谢你今天没有不管我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这句‘一刀两断’会让你这么介意
可是那时的情况我真的很懊恼你朋友的乱说话
我只是想要一段安静又不被反对的感情
不想因此失去你明白吗?
也许只是自己吓自己 可是这不是表示我重视这段感情吗?
其实我不喜欢你淋雨 总觉得你是怕冷的人哈哈
看到你赌气地淋雨 我就很生气 一气之下就拿了书包走人
既然你有本事淋雨 为啥我不能?
那时真的很冷 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
也因为你的赌气 心里烦躁 才这么容易犯病的
才知道你以为自己可以不管我 却又做不到
对于你那好长的短信 我看了真笑了
可能你已不再是以前的你了 我也不是
我们都改变了 也许是为对方改变的吧
若我们真的失去的话 我知道我们都无法正常地过各自的生活
原来你是希望我告诉你 我犯病了
只是不想让在乎的人担心
可是你总会知道 我身边还真多叛徒啊唉~
即使知道 你也束手不策的 不是吗?
你问我 我们可以无忧无虑地爱一场吗
回答是 很简单 可是实践其实很难
会担心父母反对 校方发现 还有很多很多考验和阻碍
可是我相信我们应该会坚定地闯过阻碍的 我们会吗?

You wouldn't just be my memories, we will create them together in the future.

谢谢你这么坚信我们的未来 我也愿意为你坚守我们之间相守的承诺 :)

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Overcare

终于考完了不久就要放假了时间依然让我懵然
我还是停顿在原来的地方 在考试之前懵懵懂懂的时候
黑眼圈深了不少 老爸看了心疼哈哈
一直说我总是晚睡 我知道他心里是知道我已经尽力了
也许成绩出炉时他能理解 我只希望他能开心若成绩没有这么差的话
因为重视我的成绩却不知道我的努力我不想在乎
只希望理解我懂我的尽力的人能够了解我的难处

太在乎一个人 一不经意就受伤了
也许我还没因此得到教训 重蹈覆辙
可能女孩还是比男孩来得心细 男孩子总是神经大条
女孩别把爱当成全部好吗?
他不经意的举动 可能就牵动了你所有的情绪
可是你却要装作无所谓 其实你很在乎但他不知道
每次出事才真真实实地感受到那真正的关心和在意
是所谓的不肯定的感觉吗? 也许吧
(一个人爱不爱你 在不在意你 你是感觉得到的 不要骗自己 也不要勉强自己 别再作践自己)
这句话可能不适合我 只有不肯定 不是自欺欺人的想法

也许有时会傻傻的 可是心里很清楚 自己有些事记得了解地明白
想多了只是在预测 对的话心里至少会有个底儿 错了也只是庆幸我很高兴我错了:)
本来就没有安全感的处处其实不期望会有人给予安全感
其实不受伤已经是个安全的诠释
因为是处女座 爱在生命里就是一切
狗其实我说的讨厌这种感觉是指讨厌爱成了自己的一切的感觉
因为他 我爱到怕了 可因你 我又想再爱一次
怕受伤 却又在期待 这是怎样的矛盾心态(?)

姐记得咱们的约定吗?
一起去英国的梦想 我们先去英国吧 法国稍后再去无所谓
你说的姑婆屋 难道就没有一个男生能够让你改变心意吗?
也许是因为我的过去被你看在眼里 你不想经历看看吗
虽然有点坎坷 有点心痛 有点疲惫
也许看你这样蛮好的 在你印象里爱情应该是美好的吧
从没暗恋过 不知道暗恋的痛苦
从没恋爱过 不知道在乎一个人的辛酸
从未分手过 不知道撕心裂肺的感觉
或许中学时期对我来说发生了很多事 要用一辈子去忘记的事
所以才希望离开。

哥我总觉着我们回去了也许感情会到一定的阶段而已
可是我很开心我们还是彼此的呆呆和笨笨
你总是不屈小节 总让我因为你的举动而吓到
或许我们可以像我和维进那样
不常联络 但是可以谈心可以对彼此述说
也许我们已经学到了以往的教训 把一切都看淡了
希望你别再emo哦 别学我啦
像你说的我们一定要幸福哦 真希望可以:)

[你若深愛一個人 就要學會阻止自己 
不要把他當成全部 不要所有的話都跟他講 不要所有的秘密都和他分享 
你投入的多了 就會慢慢地忘記自己 
沒有自我的人 在愛情裏是沒有位置的 
唯一的結局 愛情被你抓得越緊 卻逃得越遠
最終只能擊碎你的夢幻 讓曾經的諾言 如飛花般吹散在風中]



Winter Imma waiting for u :)

没想过时间这么迅速 一不小心就一个月了
希望我们也能一不小心就一辈子了 :)


2013年10月18日星期五

把握

是不是自己太善变 才选择伤害?
以前的我很单纯 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很苦恼
但是比以前成熟后 才发现单纯的自己是多么地可爱多么珍贵
以前单纯地认为和一个人在一起 不会有压力 不会有阻碍
单纯以为自己会这样幸福下去
但是慢慢懂得后 其实爱的感觉没有这么容易把握地长久
等到那感觉逝去后 自己就会选择伤害爱自己的人
其实所说的性格不合只是不爱的借口
原来那时候我已经不爱他了
那感觉说变就变了 对现在的他我怎么紧紧把握呢(?)

说永远一生一辈子真的很遥远
也许那四年就是一种考验 不是考验他 而是我 善变的我
害怕回来后面对陌生的感觉 会拒绝
我们的感情会陌生吗?
别爱我太深 因为我不知道此刻爱着你的我何时会改变
距离本来就是一种问题只是被高尚的人说地不再是问题一般
就因为如此我逼迫自己坚持 让感觉有着保鲜期
因为此刻爱着 才不想可能会变的自己伤害你
这句‘说了爱你的话就不打算放手了’ 只是想证明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坚定
不想以后会开口对你说分手这二字 能先保证四年吗?

问到我是不是能选择留下还是离开
老爸可能已经决定了我的去处 一定会去
也许他真的认为我真的很想去 根本不知道这里有我舍不得的人
四年对我们来说好漫长 能确保我们的感情不会变质吗?
会舍不得 却无济于事
想看着并记清楚一切的点点滴滴和你那笨笨的样子
也许你不知道 健忘的我想记得与你在一起的回忆 想忘了舍不得的感觉

对不起因为我是处女座 会胡思乱想 会口是心非 会害怕被忽略
也许我的口是心非会伤害到你 但请理清我的真话和气话
也许就因为我是处女座 时时刻刻的认真是一种习惯
有时候的玩笑我真的有点理不清
女朋友是拿来疼的 其实只是一场说法
两个人在爱情里是平等的 男朋友也应该被疼的哈哈
所以别对我这么好行吗 总觉得对你不够好有一种内疚感

总觉得姐姐一出生就集万宠于一身 而我恰恰相反
从小心里就拥有了一个小小的世界 里边只有我
长大后被捧在手心上呵护着 反而让我觉得很虚幻
异性缘增多桃花运也不少
对于我爱的及爱我的人 我希望自己是值得他们付出的
尤其是他 只懂无厘头地付出 而我却不知道如何回报
其实我真值得吗?

哥不论我身边是不是多了个人 你永远都是最疼我的哥哥
而那只狗呢永远都是我最疼的妹妹
这种关系永远都不会改变
而位置永远不变 也相等于我们的感情一样
有些回忆不会被磨灭 也无法被代替
至于哥说的要更加幸福 我相信小妹一定会的
也希望哥会找到自己的幸福 而不是单单自己姓符就幸福了哈哈
然而我呢 已经很幸福了我的陛下 :)


一句句晚安 是睡前最好的安眠药 :)

2013年10月14日星期一

相惜

也许对狗来说他始终还是他
但是信任就像纸张一样皱了抚平也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没有说服力了
并不是一定要阻止你去找回当初与他的一切
只是我知道哪怕一点点伤害我们都承受不了
所以现在的我们会如此强悍 伪装自己
既然就这么执意 就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再为了他而失去自己
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这种说服力

其实我们之间早已画上句点只是在背对背走时总往后看
快一年了数不清我几次的回头只看见你的背影
渐渐地对你不再存有幻想也许你的挽留(?)
但是现在对你的感觉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了
现在有个人代替了你的位置喜欢我的笑喜欢我这样的模样喜欢我
可是我们之间好像有一条隐形的线缠绕着我那就是你对我的恨
也许你潜意识地想报复我带给你的所有痛苦
也利用我对你的那愧疚感 让我生活依然闪烁着你忽隐忽现的身影
若彼此都选择了背对背的离开就不要再出现在彼此的世界吧
因为我已有我的新生活 也希望你能比我更幸福。

是你太单纯吗还是自从初恋过后再也不敢相信能跟你就这么一生
幻想总是美好的但是未来总是最难预测的
想却担心自己太懦弱 不能坚守这段感情
我知道 自己的自我怀疑也许很多余
可我只是不想自己太冲动
过去有太多的不完美 但是至少现在的我变了
变得比以前完美多了 坚强了 却越会伪装
可能现在你看到的只是我想要你看到的我而已
知道了真实的我后你还会爱我吗(?)
也许会。
最近成了某人世界国度里的皇后他也是我世界里的陛下
让我想起了一部电视剧 古装剧
真的会有这至高无上的皇帝只深爱着自己的皇后吗
在电视剧里 真有了
即使有什么误会吵架 他只是赌气地装作对皇后不管不顾
即使后宫三千佳丽也只对皇后一人忠诚
即使皇后在人前会叫他皇上 但私下还是喜欢一次次叫着陛下
即使相守到老了 俩人依然不离不弃 直到死去
这是所谓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相惜相守吗?
之前我还是自己世界里的女王 现在已是别人世界里的皇后了
虽然如此我还是女王 至少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是
虽然可以是女王 我也愿意屈身作为他的皇后 只对他这个陛下忠诚。

He would always be my king :) <3

2013年10月10日星期四

Beginning

两个星期了我还是不敢相信身边的你
以为一切还是一场不真实的梦
以为由始到终爱过我的只有他
以为自己之后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了
以为自己这样的性格 高傲倔强的性格不会有人喜欢的
但是一切来得太突然 你出现地太突然使我措手不及
使我的心又再次为一个人而牵动着

每天的留校为的是你妈的饭盒还是彼此的陪伴
也许是两者吧
可是饭后你下你的棋我读我的书了
有时我会在等待可是太久了无期的等待
有时这两个小时内我走了你才愿意陪我
记得我犯病的那下午 你才愿意放下象棋过来扶我
我是不是该掂量一点我和象棋在你心里的位置呢?
其实已经看出答案来了 我输了咯我觉得
那天的脾气只是一时之气 我无心的
真的不愿意因为我的缘故而导致你无法下棋
这是个人兴致 我知道也了解
昨天看着你 其实跟我聊天真的很闷
也许下棋能带给你乐趣 我不能
也许你可以继续下你的棋 我可以专心我的阅读
一切没改变过也不需要改变
其实你也陪了我啊 只是远远地陪伴
知道为啥我喜欢看棋吗?
看棋只是因为有你在 就算是陪我了
只是无声的陪伴

狗给我数了你的好很多其实还没说
在我生病的时候最担心的是你
我不听话的时候跟我赌气说自己劝不动我
一定要拿早餐给我 却不让我带自己的 怕我骗你啊哈哈
不惜上三楼帮我拿水罐
愿意主动牵我的手
因为我的纠结而烦恼
是啊 你真的会是个很好的男朋友
只要我们不放手我们便能一直在一起
只要我们坚持我们就能一辈子

现在的我有了新的开始应该忘了曾经的他了吧
你给我的也许比他多得多
愿意牵我的手 他不敢是我太凶了吗
生病时还翘课来照顾我
对我千依百顺 虽然有时候你很倔强
最重要的是 每天的陪伴
以前的白痴不知道 他再忙我也需要他的陪伴
不要让女孩习惯孤独 当她习惯了也就不再需要你了
也许那时的我压抑太久不告诉他 才会成为我们分手的原因之一
也许我告诉了你 是因为不想像失去他一样失去你 不想像不需要他一样不需要你

想起那个梦 像我爸的他是你吗?
仔细想了想 蛮像的
其实有时候没想过能够跟你到一辈子这么久
我怕我不够坚定 我怕前方太多阻碍
其实你说了一辈子 它就成为了一种承诺
你不实现或违背的话 我会恨你的
记得上次在石椅时 瑞妮说错了话
其实我清楚我在别人眼里 跟你是不可能的
一直以来都是痴心的你喜欢着冷漠的她
你和她的搭配早就是人所共知的 而我才会成为他们眼里的第三者
现在我们的搭配对别人来说很陌生
不过我是不会因此而轻易放弃的 说了爱你的话之后就不打算放手了

也许狗说对了 我的世界里满满都是你的身影

2013年9月24日星期二

922

9月22日 很难忘
一个笨蛋的傻告白
我觉得一切来的太快
还记得一个月前我还叫他跟女方告白 想不到现在主角已经不一样了
利用肥皂剧的情节来告白虽然很俗 但是很温馨
也许他会比白痴好得多 懂我得多 也许他真的好
三天了 我是不是应该清醒一下 自己恋爱了呢?
总觉得被他吃豆腐的感觉 手被牵了 公主抱过了 ==''

姐说中学恋爱总不讨好 要的话他一定要是以结婚、一辈子为前提地谈恋爱
也许他是 我不知道
有时我会想我们到了毕业后分隔两地 真能维持吗?
也许我想得太远了 但是短短一年现在想也没错啊
也许我一走 我们就断了

一场梦 感情被发现 是我害怕的
也许我怕的不是爸妈的发现 我怕的更是他的巡查员职位
说真的 自从当了巡查员 整个人都变了 我比较喜欢他的背影咯
而且有这么巡查员的男朋友 我很自豪咯
希望这梦真不会实现吧.

又一场梦 他走了 很真实
还记得我是哭醒的 眼睛很痛
哭不只是他走了 更是因为她是个熟悉的人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实现 但是我应该信任他的 不是吗
也许只是个梦 只是也许.

The worst feeling is when someone make you special, then leaves you hanging and you have to act like you dont care at all.
也许这是她的感受 是我给她的这种感受吗?
Dont care.
也许她真的很在意 才会难受 这样的她让我难受
也许她爱着 只是不会爱
也许她只是害怕 怕他对她不好
是我 我也会怕 怕自己爱的人不爱自己 对自己不好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放弃 但现在的我不想
若我一直摇摆不定 请你紧紧地抓住我的手 不要轻易放开
我不想重蹈白痴的覆辙 失去他.


He is the someone, maybe :)
Thanks for love.


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Knight

八月份就这么结束了
让我期待的生日 让我期待的惊喜也过去了
因为这个八月 给我来了不少的桃花运 哈哈
Simon Sam 维进 (?)
他们带给我的不只是惊喜 更是更多的关心

我和Simon的友情因主人和保镖的关系一日上升
他是我的贴身保镖 是我的骑士 更是我的知己
看回我们俩之前的聊天记录 他那么的羞涩地去爱着一个人
我默默的帮助他 没想到在她生日那天就出了岔子
俩人的关系 暧昧的关系 就这么断了
他还能这么若无其事地在生日会上逗我们开心
这么怕受伤的双鱼座 终于受伤了
她没有错 只是看漏了眼
可也许是另有苦衷

而我们却被视为暧昧的对象
也许我们都在疗伤 互相帮助对方疗伤
感谢他 因为一直都是他在逗我笑哄我开心
而我只能一直一直的安慰他 尽我所能

身为保镖他会问我 有没有人欺负我
可有时他会像小孩子一样 需要我哄他逗他
巧克力 雪糕 不尽奇术 哈哈
叫我要多笑 别总emo 因为有他我会变得开心一些
把一些心事告诉他 却又不想他告诉我那事的来龙去脉
怕揭他伤疤 怕在伤口上撒盐
但是隐隐约约的 我们都知道彼此发生什么事
然后互相安慰关心
说好俩人的饭局 他请客
他打工赚来的 说好的要请我吃
一直叫我多吃 吃了之后再帮我减肥 我才不要呢 不划算
那天有工作 还叫我去探班 我才没这国际时间呢
知道我有童年阴影看鬼戏会怕 就特地说了冷笑话逗我睡觉
开玩笑说 俩人走去我的外婆家 累了他背我
哈哈 其实我知道一些话都是玩笑 但他成功逗我笑了

一些贴心的举动让我感到温馨 让我想起以前的感动
先前是白痴 后是哥 现在他
是不是俩人以前的体贴加起来就是现在的他了
感谢他 我不至于这么无助 还有他这么重视
有你真好

我怀念和你们的时光 可我更会珍惜现在重视我的他

2013年8月27日星期二

26/27

小时候我就很期待生日期待吃蛋糕期待礼物期待吹蜡烛期待祝福
生日在27 姐的在26
想不到至小我渴望来临的日子竟然会是26
因为我们俩生日日期相近 就一起庆祝
久而久之 我变得懂事了 才发现这一天不可能会是我的一天
姐永远是那天的主角 而我只是一个迟她一天又借在那天庆祝生日的配角
那天后只能在冰箱里拿出昨天的蛋糕 默默地吃着 对自己说
生日快乐 郑茹佩 你还是一个人的 可你是坚强的
慢慢的 生日对我们家来说变得不重要了
我都忘了 我是几时开始就没吹蜡烛了 多久没许愿了
对我来说 已经是种习惯 渐渐地 祝福也跟着消失

去年我记得我收到的第一盒巧克力 是他送的
我压抑不住收到这份礼物的感觉 也许这叫做幸福吧
今年 又是26号 其实不是我的生日 我恨我自己太清楚
哥他们帮我庆祝 我很开心 真的
Simon在那天其实很伤心 为了不影响气氛他掩盖了悲伤
Sam很爽快地答应了参与 这是我没想到的 使那天增添了笑声
哥和妹 我们玩起了在哥生日会上的把戏
看到俩人的笑容和快乐 是我最开心的事
我很惊喜 关于礼物 关于蜡烛
从何时起 我都没收过这么多的礼物
从何时起 我就没吹蜡烛了
在闭上眼的那一瞬间 我许下了很多愿
我希望欣仪和温妮能找到一个真正爱她能保护她的人
我希望温妮和丽缘的友谊能够长长久久
我希望Nadya能改掉自己的坏脾气 让我们能够进一步的亲近
我希望慈恩能够可以得到幸福  她值得
我希望瑞妮可以达到自己的梦想 学业猛进
我希望龌龊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不必苦苦纠缠
我希望仪珍可以找到自己的第二春
我希望伟宏可以心如所愿
我希望维进记得通知我 他找到了自己的喜欢的女孩子了
我希望Sam都快快乐乐的 没有心结 没有烦恼
我希望Simon可以找到对的人
我希望嘉嘉能够与他恩爱永久
我希望婧思可以变得不那么自私 帮我照顾迁就哥的心情 陪哥聊天
也希望她比我更幸福
第十五位 我希望哥不会再烦恼 不学我想多多 不会失眠 不会伤心
 也自私地希望 哥能转过身的关心问候 那就足够了
我的这么多心愿 是不是太多了
今年就帮我统统实现我的全部心愿呗

姐 第一次你不在我身边过生日
我希望你什么都好 最重要的还是平安健康的
也希望爸妈身体健康 爸永远地快乐没烦恼

谢谢你们给我的生日会 谢谢你们带给我的快乐
会化成回忆 永远地烙印在脑海里

early birthday :) <3
surprises :)

他给我的也许是幸福 可你们给的却是他代替不了的快乐 :)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Queen

最近这两天的夜空开始有了星星闪烁着
抬头一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了
我知道我自己做到了就好
装也要装得高明不被看穿
只有懂我的才会不客气地拆穿吧

嘉嘉今天出了个难题给我
白痴 哥 感动1 感动2 选好了吗?
没有 我选不到 想也想了很久
现在我知道了 懂了
我谁都不会选的 即使知道自己有一点胜算
选对了 便赢得一段感情 可哪又怎样
先说感动1 2吧
他们俩给于我的只是少些的感动和鼓励
过后哥和白痴 他们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不好
让我心碎过 也被我心碎过
选谁我心里都会有一种沉重的感觉
算了吧 捏在手里越紧 流失得越快
放手了 手也不疼了

有些好友我都希望能陪我庆祝
维进 Simon 温妮 嘉嘉
嘉嘉当然是谢谢她一直以来给我的力量和鼓励
温妮是我第一个心疼的女孩
在她爱情挫折时 我紧紧抱过的女孩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让我心疼的有不少
Simon他是个不屈小节的朋友 对感情很专一
我佩服他 也很欣赏他
小我几个月的维进就像哥哥一样 对我
对我关心 对我问候 对我不屈小节
总是在我难过时安慰我 虽然炸我的成分比较多
也许他和我的感情都适量的 感觉不沉重
不需要太过在乎 平淡地
我被他从 princess 说成了emo queen 哈哈
靠自己我可是女王哦 :)

若你不想去懒得去 不去就是
省得我们都尴尴尬尬
我无所谓 你有所谓
知道你想逃避我 就逃呗
我可以尽量地不出现在你面前
我不会去打扰你现今已有的平静和幸福
也不会让任何人去自以为是地去揭你的伤疤
让不知道你有多痛的他们忆起不开心的回忆
你说过 我欠很多人
可欠你的我一辈子都还不清
那时我就知道 你比我想象中的更痛

我不喜欢男生太热情地与女生接触
像兴利 像家俊 像伟宏
最近我对兴利是敬而远之了
因为看他跟着女生们太亲密 感觉上在搞暧昧
知道他不坏 只是他交异性朋友的方式我不喜欢
还是离远的好 免得误会连连
身边的人若太热情 我可也会敬而远之的哦

Emo Queen <3 :)

2013年8月15日星期四

Future

昨晚凌晨一点我还不想睡
虽然自己也觉得疲累了
我发现自从纠结在在乎与不在乎的问题
就常常会梦见他
前几天我想我还记得我们在梦里经历了什么
可是健忘的我忘了
若我这健忘症能用在忘记伤痛上那该多好
还是坚信 或能说是愚信
他就在我身边守护我
若不是在回来的前一晚梦见他
我现在是不是还会纠结 还会烦恼
身边的人 对我如何如何 是不是伤害到彼此 是谁的错
我想我会 处女座就是这样的一个物种
纠结在旁人看似无谓的问题上
也许我现在的心情会比以前舒坦多了

病了就休息吧别忘了你身边的朋友们
婧思会是你最好的听众
我无所谓 不纠结了 不任性了 让我成熟了
不会纠结在在不在乎上
不会再任性地一直随心所欲
成熟地面对
真的有些事真的不可能跟他人叙述地清楚
因为不可能会有人真正明白你的感受

我又心事来潮地拿了玻璃夕阳
它是我最真实的感受
活生生地写出我说不出的一切
我想若苏南没有那么在乎顾浩宇的话
她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了呢?
她会不会比较快乐 期待着陈弥生的出现和真相
若我像她一样 会不会落得万劫不复呢?
我想我现在会改变她 不会让她的感受成为我的感受

还有大概三个月这一年的学期就算完了
我很开心我撑了这么久 终于一年就快结束了
过了这三个月 就没有了一年几个月 剩下的只有一年
一年而已 我撑得过去
考试 我早就该专注的 我现在要弥补一切错过的
明年大考后 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每次去姐的大学 我就在想
也许那里会是我的重生 那里让我很舒服
婧思有意要去哦 我希望我们俩都能去到
每次去旅行 我心里就不再悬着了
仿佛这儿存着我太不堪的回忆
我有想过 待我离开了 我一定会忘记
然后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在脑海里徘徊
把所有不快乐的回忆都留在原地
我走我的 很快 就能脱离.

我的梦想不会再被任何事或人牵绊着 :)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

Memories

昨晚很多人都被骗了哪来这么容易的流星雨呢
可是他约了我  ‘一起看要不要’
明明知道是一场骗局 还傻傻地去看了天
我相信那时我和他看的是同一片夜空
也许他依然是我的白痴 一直没变
是他太纠结 心里难过
只有面对我 他才是个白痴
也许他真的一直守护我
无论我伤心多少次 被伤多少次
他始终是鼓励我的动力
原来他常来我家附近飙车
也许我劝他 他会罢手不再飙车
也许吧 若我的话还有点说服力

也许我还是不适合当在乎人的那方
习惯得到他的在乎原来这么容易比在乎人容易
我们若还有情意在 我想我们只是少了在一起的冲动
我放弃了很多东西 就没奢望会在得到些什么
心和回忆 我选择回忆
回忆不痛不痒 有的是我和他的一切
当我闭上眼 就可以回忆起过去的美好
谢谢这梦给我的启发 我知道我该舍什么该得什么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最实在的最快乐的
我可以不爱可以不在乎可以放弃
我知道什么才值得让我把握住紧守着
谢谢伤害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现在的我活在回忆中很幸福

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在外多日能说想了很多也能说没想过
离开了这个地方我才发现我在这儿牵绊太多了
原来我一直在等 等着离开这个地方
在回来的前一晚我拖到很迟才睡
一直抱着小说 固执地希望把它看完
醒来之后梦见了他
我大概好久都没梦见他了吧
也许在我无助的时候他会是我唯一的幻想
回来的途中我想了很久关于我们的回忆
他是第一个直言说 其实我是个自卑的人
那时候我知道他已经学会慢慢看透我了
他会好好保护我这个自卑的丫头 一辈子
那时我相信他是我爸之后会守着我跟我说一辈子的人
他说过其实我可以不要那么坚强他会保护好我的
不要板着张脸不要距自己心爱的人于千里之外
那时的我都不用这么去在乎他
因为我知道他会是我的唯一
我知道他对我的在乎不会让我沉重
看戏是我一直的习惯 看到半夜都不成睡觉
他总劝我 就是劝不动
既然他都劝不动了 就没有人能劝得住我了
记得有一次我看戏看到半夜
就不听他劝 他只好陪着我熬夜
那时的他我知道很累了
他就这么折磨自己逼我睡的真是个白痴
现在的我也看戏 刘恺威杨幂这对璧人
我其实只想遇到一个像津帆铭凯恺威这样的人
没有沉重的包袱我不用那么辛苦地在乎
曾经的你我希望你比我幸福
你一定能一定要比我幸福 你值得

處女在美麗的愛情中 
總是犯著不知名的錯誤
傷害著或者被傷害著
處女能夠在一瞬間傾心
也能在下一秒後悔
不是選擇太多 只是處女沒有思考好一切
處女的愛乾淨而又純粹 夾雜不了一點雜質 
但也要懂得不能要得太多 要的太快
處女座很自卑
不敢去要求別人
總是逼著自己走
當事情達不到想像的完美時
自虐症便開始發作
向自身發洩情緒 情商不高
復原能力慢 固執 
很喜歡鑽問題空子
總是把自己逼在死胡同 人無完人 變數很多

一步一步 一步在沙灘漫步
踩你的腳印 走你走過的路
一步一步 一步保持著同步
安靜聆聽 很難傾訴
不在意 沿途的海枯不枯
世界大了 心就澎湃了
不在乎 成長的路起起伏伏
只要有你 感覺那是幸福

一定要幸福 其實很容易滿足 
愛是相互 是簡簡單的付出
一定要幸福 穿過了是渡口
最後再付出 還是想哭
在我們的世界知足 一定要幸福

一步一步 一步到石爛海枯
有時風浪 難渡從不願退出
一步一步 一步到不問識歸途
愛到底 沒有因素
不在意 沿途的海枯不枯
世界大了 心就澎湃了
不在乎 成長的路起起伏伏
只要有你 感覺那是幸福

一定要幸福 其實很容易滿足 
愛是相互 是簡簡單的付出
一定要幸福 穿過了是渡口
最後再付出 還是想哭
在我們的世界知足 一定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 其實很容易滿足 
愛是相互 是簡簡單的付出
一定要幸福 穿過了是渡口
最後再付出 還是想哭
在我們的世界知足 一定要幸福

我们一直在学习微笑 终于变成不敢哭的人

2013年8月6日星期二

心事

今天的阳光的确很温暖像我想通了的心情
其实我心里没什么心事
让我困扰的竟然是俩个臭男人的事
一个放不下一个悬在心头
嘉嘉应该是听我说这心事的唯一吧
有些事说清楚了 我们反倒没办法面对彼此
这是晚晴对津帆说的 流泪时是苦涩的
其实我总想
你怎么不理我的?都一整天了
你怎么心情不好啦?
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话?
你的世界是不是容纳不下我了?
久而久之成了一种习惯
一种我们彼此可以不说话的习惯
久而久之你和妹有了我和你以前的影子了
嘉嘉成了我唯一的依靠和支撑
是啊 把脸撕开 把话说开
我们更无法面对彼此
你总问我自己需要什么改变
我总说做回自己最好
即使你改变了不是原来的你了
我会难过因为害怕失去原来的你
病时我一直在想让我改变的方法
想对你冷漠 揪的却是自己的心
病后我想我做不回以前的我

这一刻请紧紧地抱着我
再哼那首我喜欢的歌
可惜缘分注定这样的结果
不是谁的错
不明白爱情到底是什么
像雨中的花慢慢飘落
最后老去枯萎
只有寂寞
静静地陪着我
有点舍不得
心里好难过
眼中的泪悄悄地滑落
有点舍不得
过去那个我
只会傻傻地笑听你说
有点舍不得
心里好难过
孤单的夜我无处闪躲
有点舍不得
过去你和我
一起去看
花开花落

《盛夏晚晴天》威幂恋 - 乔津帆夏晚晴

2013年8月3日星期六

Tired

也许昨晚淋了雨今早就生病了
也许昨晚我为了追看《盛夏晚晴天》半夜四点半才睡
导致病情恶化 但也值得
有时病的没人理时 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病死?
有时病到起不来时 什么梦想一切抛在脑后

亲口的一字一句哪能比得上冷冰冰的短信呢
即使短信里写的都是关心
短信只是为了不让感情继续下降
我无法转身因为我身后没人
在身边的一直想让我开心我知道
没有她 你如何照顾你的两个妹妹
始终一个人要顾及两人感受不容易
既然能够主动的不是我 我就希望成为被动的
既然转过身也没用 我只好留在原地
她会照顾我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我

緣未到 或者等不到 但我知道
在世間 浮沈中總有命數
緣續了 但痛苦淚流 把笑容消耗
明白了 放下了 等於得到

塵俗當中有太多人 相識過愛不到
人生路 緣和怨 亦有一天衰老
月與影相好 離別那個代價高
逃不掉 那清早

情或愛 是否可終老 未會相告
俗世中 情長短早有定數
含著笑 扮作不在乎 比眼淚恐怖
凡事也 注定了 不需苦惱

塵俗當中有太多人 相識過愛不到
人生路 緣和怨 亦有一天衰老
月與影相好 離別那個代價高
逃不掉 那清早


能放底先可開竅
能理解愛恨那需要
得不到也沒缺少
成長了 明白了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们的

2013年8月1日星期四

Painful

每次到了星期四很多活动到家就已经是晚上了
到了晚上我就会想起很多往事痛入骨髓的往事
像曾经跟家人吵架的我
像曾经想起与他的回忆而痛苦的我
像曾经认定一段感情在他的每句话而即将结束后抱着双膝痛哭的我
这个青春我为过两个男人哭 在一个男人面前哭过
我在老爸面前情不自禁地落泪为他们俩流泪
这种痛也许没人理解

也许若你对一个人好他就会对你好
Sam Simon 维进 伟宏
我自认自己没什么异性缘只凭一颗真诚的心交友
谁对我好我知道
谁对我太好太在乎我也知道
不要以为我避不开口就说我不在乎
也许你不知道
你认为我对你的在乎只有五分 可是却是十分
处女座就是不容易表达自己真实的感情 死爱面子

昨晚下了一场大雨我没有用耳机开着音乐
音乐和我的声音似乎在空气中咆哮
与雨声竞争
若今天的我病了一定是因为昨晚的发泄
记得小时候遇到问题时我喜欢在外婆家外高声大喊
放任我去放纵我去 心结就毅然打开
怎么即使我喊了声也哑了 心结依然无法打开
我该哭吗?也许我太懦弱 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坚强
不是婧思这么一个女强人

我又怎么告诉你 我还爱你 是我自己错误的决定

2013年7月30日星期二

玻璃夕阳

也许我变迷信了我开始相信天
还记得我说的话吗?
大概是忘了所以才会搞得如此田地
我总想自己太主动了所以容易累
我总想我就静静的 结果真的静了淡了
可能总是这样 我都习惯了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我看完了玻璃夕阳深深触动我的心深处
不是因为感动 而是太像了太像我了
我就是在学着苏南
曾卑微过然后勇敢站起把顾浩宇放下
对他狠狠地说 我对你的喜欢跟别人的不再不一样了
也许我们之间我不需要说成这样
可是我只想保护在意正努力关心呵护我的人
而不是要我一直主动的 让我疲惫的
我想学苏南因为她像我我也像他
她说过三个人的友情 一个人的卑微
她说过要将一个人从另一个人的心里连根拔起 那是很残忍的
她说过 我们三个人的平衡 其实早晚有一天会打破的吧
她说过 我不是种子 会飞走的是我的生命
她说过 我都是这样将自己放在无比卑微的位置 去成全顾浩宇和夏桅子
她说的种种何尝不是在意味着形容自己
苏南太真实了 让我哭着欣赏自己的故事
我不会再傻得哭第三次 爱我的人不会让我这么卑微
有些人注定会相遇 会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印记 可那是没有未来的 一直走下去 只会遇到让人绝望的黑暗
晨曦不会来 希望也不会来

我用橡皮擦檫掉你的模样 却发现已经无法再画出第二个你

2013年7月29日星期一

None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在人前 展现出的神态举动
也许会让人因此为你着迷
也许爱是这么产生的
我不否认也不承认自己的魅力
因为每个人都有 我也不例外
也许魅力这种东西会害了一个人
害她陷入不复田地中
一场爱恋 一场相遇 也或许是一场友谊

看了很多次星空也许不再是星空只是夜空
星星总不在一大片夜空只有月亮
有时星星在的时候我也看不清
没戴眼镜视力不再像从前一样
看到的模模糊糊星星看不着
最近总抽筋在起床的时候才感觉到
也许没有人会发现到我一拐一拐地走着
痛楚从大腿一直延伸到底总挥之不去
也许她总在我身边知道我很多事
我的一举一动都无法逃过她的法眼
一切似乎淡去我也不在乎没力气了
我只想着
姐何时我可以见你 好多事没跟你说
我一个人的心承载不了这么多的承重

也许我们谁都没放弃谁
也许我们一直还爱着我不知道
我一直逃避希望可以忘记
你生日那天你一句要求我当成了让我们俩死心的机会
‘我喜欢你 只是朋友的喜欢’
一句话斩断了我们之间联系的线
让你死心也让我死心
我生日时我不抗拒你的来临
虽然我们已是过去式

哦对了 那599谁买给我我嫁给谁哈哈
纯属玩笑 别当真哦

I don't believe it 是我放棄了妳 
只為了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
以為這次我可以 承受妳離我而去
不必讓妳傷心 卻刺痛自己

一個人走在傍晚七點的台北city
等著星空就像黑夜一樣的來臨
I hate myself 又整夜追逐夢中的妳
而明天只剩哭泣的心

怎麼才能讓我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我要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三个人的友谊 一个人的卑微 :)

2013年7月26日星期五

Out

一直期待已久的两天在此刻结束了
我记得那晚我失落过
但是我也很开心
跟一帮朋友疯狂过快乐过
到场前我在车上知道了
有些人只会在她需要你的时候
才尽力拉近关系尽力讨好
而我讨厌这样的感觉太虚伪
也许你是别人的好朋友
可是你却不是我的
曾想跟你相处成为挚友
但是你和嘉嘉之间是你放弃的
而她我不后悔现在与她如此要好
有种说不出的情愫我知道我太傻了
你 我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从来都没想过会中奖
也许它选择了我成为爱它的主人
也许它就是我那晚的好运送予我的生日礼物
让它陪伴我 :)

                                         萝卜小白 :)

八月除了我还有姐的生日
我们身处异地我却依然希望能送她生日礼物
嘉嘉陪了我走了几个小时谢谢 :)
找不到适合她的裙子我唯有选择一件雪绒衣给她
我想那件应该是雪绒衣吧购物中心里满满的雪绒衣很漂亮
走了很久脚开始疼起来磨脚了公主鞋就是这样
第一次有人会愿意与我换鞋还买了胶布
这两个胶布也许成了增加感情的加注剂
走着时看到了很大的毛绒熊真的很可爱我好想要哦
可是我看我还得存很久的钱才能买到
没关系现在有萝卜小白就好了
嘉嘉的姐姐很漂亮我相信嘉嘉总有一天会更漂亮的
直到离别时嘉嘉死缠不休哈哈真是个笨猫
谢谢你啦猫 陪了我这么久
其实我没想到陪我的不是一个爱拍照肯陪我逛街的妹妹
也不是曾闹过哭过却依然坚守在身边的哥哥
而是一个坐在我身边听我说发神经哭了会帮我檫眼泪帮助我扶持我陪我疯陪我闹多么地不顾形象称猫称狗的好知己 :)

我冷漠时不想被看出太容易被感动触及
我比较喜欢现在的自己不太想回到过去
我常常为我们之间 忽远忽近的关系 担心或委屈
别人只一句话 就刺痛心里每一根神经
你的孤单是座城堡让人景仰却处处防疫
你的温柔那么缓慢 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静
也许我们都意会到 这次面对的幸福 是真的来临
因为太珍惜所以才犹豫 忘了先把彼此抱紧
我不是流言 不能猜测你
疯狂的游戏 需要谁准许
别人怎么说 我都不介意
我爱不爱你 日久见人心
存一寸光阴 换一个世纪
摘一片苦心 酿一滴蜂蜜
用尽了全力 只为在一起
我爱不爱你 爱久见人心
你的孤单是座城堡让人景仰却处处防疫
你的温柔那么缓慢 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静
也许我们都意会到 这次面对的幸福 是真的来临
因为太珍惜所以才犹豫 忘了先把彼此抱紧
我不是流言 不能猜测你
疯狂的游戏 需要谁准许
别人怎么说 我都不介意
我爱不爱你 日久见人心
存一寸光阴 换一个世纪
摘一片苦心 酿一滴蜂蜜
用尽了全力 只为在一起
我爱不爱你 爱久见人心

2013年7月24日星期三

Stories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最起初的一次悸动
悸动后也许是一场虚空是一场梦
他随影随去你只是他的一位陌生人
最终只剩你一个人独自伤心
走了个他你怎么办了呢?
想找回那时的悸动已找不回了
过了这个季节你依旧停在原地时间还是医治不好你

下个月就到咱俩的生日了
你的礼物我还在筹钱差不多了
其实你不在我不会不习惯只是想念
有没有想我呀?哈哈
我到现在还是很期待姐夫的出现
虽说Utar不是一间扬名国际的大学
但是我只是希望自己的大学生活过得简单一点
下课后骑着自行车乱撞去狂吃哈哈
找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坐在树下看书
我相信这梦会实现的
一年多月后我就会去陪你了 :)
属于一个人的时间属于一个人的生活
至于那时候会不会遇到一个奇迹般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长发后的我不会这么容易接受人
因为男人这种生物大多天生性地只看外貌
我不会陷入这种陷阱让我万劫不复

复古的街道复古的世界一切几乎在零点的世界
爱旅行不是因为爱花钱啦而是爱它的世界
我爱它每天为人留下的黄昏风景
我爱它的咖啡厅里音乐流畅的宁静
我爱它一间间店里卖的一个个精美又复古的传奇
我爱它的街道给人们说着它们的故事
我爱它夜晚降临时笼罩大地的星空
我爱它带给我的里边没有烦恼和忧愁
在每个角落留下的都是我的无憾脚印
让我的生活日记里写下每一天的精彩
拍下的每张照片里边都是我曾经的微笑
因为我离开时留下的只会是我由心而发的笑容

I love travel cuz of my dream to know all their stories :)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Dream

狗受伤了哦傻里傻气看不见眼前的梯级
别再受伤了哦我不想再矮几寸我已经够矮了
早点康复吧

星期三早晨五点多我看到了星空
就是星星和夜的世界
然后这几天就没再有了
当你问我 你是不是伤害到我了
我能沉默能冷静却无法不想起
看这两个星期我真的很快乐
比起以前我没太想多了虽然还是有想
虽然伤过可你还是很疼我的不是吗那就够了我也很满足了
知道吗我最近喜欢上oreo的奶茶味
也许像你说的不要回到过去要往前走
摩卡成了过去而oreo成了现在的你
可能以前的他给我的你们都给不了
但是你们给的他也不一定给得到
有人的头太重不舍得转过头哦
无所谓咯隔绝我们的只会是你的背影
然而一次又一次地走到你面前是我唯一能做的
我做了能说问心无愧我没有放弃与你沟通的机会
有时我会静下来不是又想多了
而是我喜欢我们之间短暂的宁静无人攻破

越走越远我会看到未来的自己
我有很多地方要去 巴黎 加拿大 伦敦 纽约 等等
有想狂购的欲望有想穿婚纱的心情却希望单身
有很多事我想一个人完成这算是种梦想吧
何时我才能学会真正坚强学会不再流泪
我不想再尝试第三次痛哭的经历两次就够了
梦想支撑我 走下去吧 :)

I will stay strong before i give up by myself :)

2013年7月17日星期三

LastWish

我想说
现在的我变了变得不像以前的自己
以前的我
需要你每次的关心问候
需要你的三餐提醒
需要你每天为我解闷解决烦恼
需要你让我欺负一下
需要你让我看一下你对我的紧张在意
需要你哄我
需要很多需要太多了
以前的我
有时会忘了三餐要你打电话提醒
有时你打来我故意对你冷漠让你紧张
有时还特地不接你电话不回你短信令你着急
有时一起走着时我会丢所有东西给你然后接别人打来的电话
有时约你吃午餐然后爽约哈哈
有时会装蛮不在乎不让你得逞
有时我看戏看得兴起时你以为我吃错药
都是过去的有时
你给我太多美好然后我不留情地摧毁
只留下回忆我不想忘记也忘不了
哦我还记得你的那句话
我永远不会让你受伤 :)
而我让你受了伤
放心吧 不会了

现在的我
开始学会关心人的感受
开始学会三餐兼顾
开始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开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开始学会抓锅铲
开始不再依赖你了
谢谢你成就现在的我
让我不再觉得没有你不行
让我觉得我其实也很坚强
我好像放下你了
我不再为了你而哭泣难过
不再为了你忽略身边的人
不再了谢谢你的放弃

I know we can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Again
Finally i know live without you i'm happier than before
Thank you for your memories :)
My birthday wish for this year is We will be happy in our new life :)
I WISH U


我们都能幸福着即使不爱了 :) 

2013年7月14日星期日

MarryMyself

何时不论什么时候都这么笑着
是在嘲笑别人吗?还是在自嘲?
不论是开心着
不论是在压抑情绪
不论是在被人拿来开玩笑
不论是被遗弃了
不论是被嘲笑
笑容会僵着有点不知所措
我在嘲笑自己吗?
不知道一天会叹几次气
心闷着呼吸不顺是心里塞住什么了吗
我多希望这只是暂时的
有时候我想问
是不是我们疏远了
是不是我在努力也没用
是不是你不再在乎我了
可是今天你对我的态度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受宠若惊还是忽冷忽热的感觉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像嘉嘉说的我就是改不了
有一度我真的很想放弃真的很压抑
好像我默默地不彻底然后得到的只有冷漠
这算冷漠吗据我的看法是的
我累了不想拼命挣扎搞得自己遍体鳞伤
可现在可好拾回了以往的感情
此刻要我如何放手?

梦里的我让我惊讶
长发飘然长至脚跟的裙摆
镜子里的我不像我
穿着婚纱的自己更不是自己
婚纱的设计很漂亮是我梦寐以求的
真的很漂亮
小妹嘉嘉姐都是我重要的伴娘
哥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也许在家顾孩子了吧哈哈
重要的新郎我错过了看不清他的样子
他有爸的结实背影有我要的安全感
也许梦始终是梦一睁眼就消失的云
这安全感也许只是我的一个苛求在梦里显现出来
我始终坚信自己会单身的这个事实
梦寐以求的婚纱不一定是别人买的
也许是我自己购来的是我嫁给了自己
因为只有自己才是永远不会辜负自己的人

不要说月亮不好因为只有月亮才是真正照亮整个夜的
星星只是小小一颗而且并不起眼只为了点缀月和夜的美丽
也许这小小的光不久就逝去永远离开夜的一大片天空
也许月有着永恒的光芒去照亮夜
星星总是单独的一颗

没有你我依然好好的 :)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Dear

沟通原来一直都是夜需要的星星很笨才知道
因为平日一直看着夜就很满足很开心了
看着夜认真的样子像夜空深邃的黑暗
看着夜想看透他的心可是太深了
不过星星觉得看透夜的心再辛苦也很值得因为在乎
星星还是喜欢夜以前的位置夜也是这么觉得的对吧
就因为星星可以随时转过身就看到夜了
那现在是不是该轮到夜回头了呢
夜会发现星星一直在他身后不离不弃
其实夜的不离不弃已经是对星星最好的在乎了

下个月又是一场回忆
巧克力的回忆考试的回忆某人笨笨的祝福
我想告诉某人星星已经放下了
有个人比某人更值得星星去在乎的
下个月会是一场新的回忆
没什么特别只是让我在这世上遇到你们的一天
其实上天已经亲自送来了一份珍贵的礼物
那就是突如其来的亲情和友谊
那就是一个个重要的人 尤其是夜

跟你相识很意外希望我们友谊永固吧
你会这样看着我一定是觉得我很奇怪
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这么不爱笑这么认真
也许以前的我会以为你一直都看着我
但是现在的我不会了不是不可能只是不敢想
若太多人挤到我的世界里会很拥挤
所以你还有小感动我都选择把你们放在世界之外
做最单纯的好朋友 :)

下个月不特别 :)

2013年7月10日星期三

StarryNight

夜空有太多星星有许多的发光发热不计其数
可是一定会有一颗黯淡无光的星星在角落看着夜的一举一动
也许夜也发现了星星的默默守护
也许星星一直都知道夜开心与否
敏感的星星会因为夜拥有繁星的陪伴而渐渐脆弱
可是看到夜的真正开心星星会开心因为值得
很久没有看到夜的笑了星星也好久没笑了
希望夜和星星都能快乐
也许其他星星都开始会利用星星关心夜的方式去关心夜了
也许这样夜就能得到很多星星的关心
也许星星就没有特别的主权去关心夜让也快乐
夜说过不离不弃星星也是这是承诺吗?
谁没有了谁都会变得不完美
若夜离开了星星是不是失去了整个世界?
即使距离再远相处的时间愈来愈少
星星一定不会离夜太远 怕夜的孤单

听说星星早就消逝了只是光辉依旧默默地闪耀在夜里
其实星星也很害怕 若自己的光芒也消失了谁守着夜
夜不要难过不要担心不要孤单
繁星会陪着夜 即使星星不在了迫不得已
夜记得快乐记得开心记得好好的
不要每次晚了吃饭的时间
不要每次没把领带打好
不要每次累了就趴在桌上
不要每次让星星担心
一晚的时间很快过就如同我们相处的时间
但是请记得夜和星星还有下个晚上下下个晚上
能让他们相处 不论只是短暂的时间还是更久.

何时夜可以带着星星环绕这整个世界

20170513

相隔一年 也许我想写一些这一年的点滴经历 生活过得依旧平凡 平淡 是我向往的生活节奏 虽然只是四面墙 和持续不断播放音乐的电脑 今天我考完了学士第一年最后一个学期的总考试 考题依旧出得刁钻 很靠记忆力 可是我认为除了记忆力外也很重要的是手速 我应该是最后一秒放下的笔吧...